为郎达玛平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27 20: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table cellspacing=\"1\" cellpadding=\"3\" width=\"98%\" bgcolor=\"#cccccc\" border=\"0\" style=\"TABLE-LAYOUT: fixed; WORD-BREAK: break-all;\"><tbody><tr bgcolor=\"#f8f8f8\"><td><font size=\"4\"><strong>【转贴】藏区的艾滋病忧虑</strong></font><br/>唯色 发表于 2006-6-16 10:42:00 </td></tr><tr bgcolor=\"#ffffff\"><td><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border=\"0\"><tbody><tr><td><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藏区的艾滋病忧虑<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曾金燕(中国艾滋病民间组织工作人员)<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见到了美丽温柔的唯色拉,她提起西藏拉萨有很多性工作者,其中一部分是藏族姑娘,“价格”比汉族的低,有的只有个位数。拉萨的绝大部分“干部”家里,都有来自农村的保姆。“雇主” 管保姆的吃住,每个月给保姆<span lang=\"EN-US\">0</span>—<span lang=\"EN-US\">70</span>元不等的“工资”。那些来到城市做了几年保姆又没有其他出路的姑娘们,往往走了性工作者的路。曾听一个藏族人几年前说藏民中已经有人感染艾滋病,还听说<span lang=\"EN-US\">DL</span>喇嘛在印度的法会上提及有人得了“不好的病”。我查找了一番,针对藏区开展艾滋病工作的项目信息很少。国家现在主要谈吸毒和性这两个艾滋病传播途径(2005年新发现的艾滋病毒感染者7万人,死亡2.5万人。艾滋病毒感染者中经性传播占49.8%,经注射吸毒传播占48.6%,母婴传播占1.6%——新华网,<chsdate wst=\"on\" isrocdate=\"False\" islunardate=\"False\" day=\"7\" month=\"6\" year=\"2006\"><span lang=\"EN-US\">2006</span>年<span lang=\"EN-US\">6</span>月<span lang=\"EN-US\">7</span>日</chsdate>),作为民间艾滋病工作者,我还不得不提醒大家血液传播艾滋病的案例不少,值得一再强调。血液传播感染艾滋病一定有关键第三方的责任人,比如医院、生物制药公司。无论哪种艾滋病传播途径,藏民对艾滋病的防范能力很弱。<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鲜血的运送、保存成本高,保质期短。离血液中心远的医院,常有违规操作的事件,不从血液中心运送血液,而是当场找人输血,甚至没有任何血液检测。最生动形象的违规输血情节在电视剧里:医生<span lang=\"EN-US\">/</span>护士冲出手术室对站在门外焦急的人们说:病人现在必须马上输血,情况紧急,但是医院血库已经没有血了…… 好人<span lang=\"EN-US\">X</span>马上伸出胳膊,说“输我的!”然后出现“感人”的场面:一头是病人,一头是好人<span lang=\"EN-US\">X</span>,鲜血在管子里流,红艳艳地。现实生活中,被当场找来输血的人往往是“职业卖血者”,医院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这些职业卖血者,可能是被贫困逼迫走投无路的人,可能是无业的吸毒者,可能曾经有多次无保护性交易……河南、黑龙江、吉林、山东、内蒙古近几年由于医院违规操作导致血液感染艾滋病的事件已经有媒体报道。我听说在医院门口排队等待卖血的人群中,也有藏民,但是我没有在藏区做详细调查,所以藏区究竟有没有血液传播艾滋病的情况,我没有发言权。现在全国各地贫富两极分化,藏区的贫困问题尤其突出,交通不发达,如果医疗管理不严格,风险很高。<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藏区的人们,纯朴善良,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愿意与人分享,对待陌生人如同家人,亲切友好。吸毒、贩毒在凉山彝族村落、家族蔓延,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好东西大家共享”的纯朴民风。带入毒品的第一个人,为了“以毒养毒”——通过贩毒来支付自己吸毒所需毒品,把毒品故意说成“好东西”,就是利用了彝族人的纯朴民风。一旦沾染毒品有了依赖,明知不是“好东西”也没办法,直到外界力量介入,戒毒。<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艾滋病母婴传播可以阻断,这个母婴阻断工作需要医院、政府大力去宣传、落实。藏区有没有提艾滋病母婴阻断工程?不知道。<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高原上随便问一个不懂汉语的藏民,没有人知道什么是艾滋病。总体来说,藏区人们对艾滋病知识了解很少。一是政府、民间的艾滋病预防宣传教育远远不够;二是翻译成藏文并传达到藏民的艾滋病信息几乎没有。缺乏知识、贫困、女性的弱势地位、缺乏民间干预,我很担心,艾滋病一旦在藏区开始传播,如不做充分的预防工作,一定会迅速泛滥。我国艾滋病感染的男女性别比例已经上升到<span lang=\"EN-US\">2</span>:<span lang=\"EN-US\">1</span>,局部地区<span lang=\"EN-US\">1</span>:<span lang=\"EN-US\">1</span>,这是危险的信号,艾滋病离任何一个普通人很近,就在我们身边。<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lang=\"EN-US\" style=\"FONT-FAMILY: 黑体;\"><p><font size=\"3\"> </font></p></span></p><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span style=\"FONT-FAMILY: 黑体;\"><font size=\"3\">寺庙是藏民社会生活的中心,喇嘛们是藏民的精神向导。可以请活佛多和信众讲艾滋病预防知识,并引导信众自我约束,至少可以阻止性和吸毒途径传播艾滋病。再有暑假快到了,大学生可以返乡到乡村做艾滋病宣传教育工作,把知识送到最缺乏的地方去。<span lang=\"EN-US\"><p></p></span></font></span></p></td></tr></tbody></table></td></tr></tbody></t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27 20: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span id=\"c_37313\">今天晚饭时和一个西藏日喀则的大姐聊天,一晚上她都非常气愤的给我谈了一件事,自己也深有感触,在此将此事大概说一下,并呼吁大家从我做起,从身边做起。。 <br/>这位大姐朋友单位的对面正好有一个发廊(其实就是性交谊场所),从口音判断从事性工作的都是川妹,闲着时,她们俩从办公室里观察对面,看到找小姐的各色男人们左顾右盼的钻进去,看到和小姐讨价还价等情形----又是好气又是好玩,本来此已成为一种现象,也没什么了,可一次,就那一次她俩冲了进去---。 <br/>那一次正好两人如往常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等着好戏上演,可突然间平时看戏的心情突然没了,一位身披着袈裟的喇嘛神情自若的来到了发廊前,此时,一小姐很是热情的主动迎了上去,显然,此“尊者”已是老顾客了,更让她俩惊讶的是此喇嘛是其中一人老家----日喀则市附近一村里受大家尊敬的一个真正的喇嘛,而且,村民们是有事就应要钱就供的,这样一个平日里自己的精神“寄托”尽然做着一件与其身份不相称的事情,更主要的是,他披着神圣的袈裟,在这样一个人来人往的道路上,在光天化日之下走进了发廊里。。二人先是骂小姐,又是骂此伪僧人,但越想越不舒服,总有一股气闷在胸里,让人憋的难受,终于,在他拿袈裟不当一会事的情况下,两人达成一致准备采取行动。。 <br/>两人没有马上冲进去,一是不想看到假僧人和小姐的龌龊情景,二是算是给他点面子吧,大概过了个二十多分钟的样子,两人径直冲了进去,里面的小姐见状,往楼上大喊,并且用身子挡住了去往楼上的梯口,二人见状怒斥一声,一人推开小姐,一人迅速爬上楼去,几间小隔屋,其中一间传来急促的声音,为了抓它个正着,二话没说冲了过去,只见小姐是还没来得及穿全内衣内裤,伪僧人倒是披着袈裟,不知慌乱中里面是否穿带整齐,小姐倒是一边继续穿着剩下的几片遮羞布一边叽哩咕噜着什么,这位平时的“尊者”没敢正视她,倒也显不出什么羞愧,也许早已麻木了吧,二位大姐义正严辞说告诉他做为一个小村精神引领者不应有损教义的行为和举动,这样伤害的是村里的老百姓,会让大家信仰缺失,更可悲的是穿着袈裟这样,这是对整个藏传佛教的亵渎。。。现在也记不得她俩说了些什么,也许只是发泄一下吧。 <br/>通过这件事,也让我想了很多,是呀,现在咱们藏民族是有点怪怪的,就这件事来说,也许社会发展的今天很多事不好一下子说谁是谁非吧,但我在想至少一个喇嘛披着代表了很多人信念的袈裟去做这样的事,真的,太没有良心了,说的难听点就感觉自己老婆在别人面前跳脱衣舞,这里把此事抛出来,想借唯色大姐BLOG的名气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吧。 <br/> --------引自唯色的博客</spa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27 20: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圣的菩萨,请看看人世间~~~~~Omanibaimaiho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27 20: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p>楼上所说正是传统的优秀文化被破坏的例证!</p><p>由于失去了正确的人生信仰,不信因果法则,人们才浑浑噩噩,糟蹋自己难得的人身,可悲!</p><p>神圣的菩萨教导我们:天堂地狱皆是心造。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6-27 20:52:20 | 显示全部楼层
<p><font face=\"Verdana\" color=\"#000000\">又,请老男人兄弟等人不要把优秀历史文化的继承与社会的文明进步对立起来看,这是非常地不理智的,事实上应该辨证地来看问题。</font></p><p><font face=\"Verdana\" color=\"#000000\">人的需要,尽管各个时代表现出的形式有差异,但实质无非是身心两大需要。大乘佛教的慈悲精神,正是关怀一切众生,帮助一切众生满足各种不同层次的安乐需要。很多的科学家,他们可能就是佛菩萨的化现。所以,并不是说一谈传统的保持就是要与现代科学对立、割裂,这根本是不懂佛教,也是江总书记批评过的简单、粗暴、无知的做法。</font></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7 11: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p>我也谈谈观点吧!  郎达玛是吐蕃王朝最后的一代赞普,是一个狂热的反佛灭法的苯教徒,他是利用苯教灭去佛教.  如果他把佛教灭了, 我想吐蕃王朝未必强大,他根本不是什么改革家政治家.                                    </p><p>   </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10 17: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有点风度好不好,汉族的男人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7-12 10: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才是一切的根本。现在世界已经乱七八糟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6 17:28:58 | 显示全部楼层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郎达玛的侍卫长</i>在2006-6-16 15:17:46的发言:</b><br/><div class=\"quote\">如果你真是个藏人,而不是CCND的变种或萧平实的魔子魔孙,那我更为你感到遗憾——你对民族文化的鄙视、对宗教文化的偏见和对本民族历史的无知不过是从汉人也在丢弃的垃圾堆里捡来的人云亦云而已,。我作为一个汉人,都为你的言论感到羞耻!</div><br/><br/><br/>西山老虎:1、你用不着遗憾,因为我所说的这些,是因为我热爱自己的民族,把现实存在的缺陷表达出来,希望我们民族的人们,正视自己的缺点,改变目前藏人内部主要存在的问题,而不是沉浸在祖先创造的辉煌中(记住这句话,我从来不会鄙视辉煌的过去)<br/>2、~~~~不过是从汉人也在丢弃的垃圾堆里捡来的人云亦云而已~~~~~对不起,,我的历史学都是自己和外国朋友那里得来的,<br/>不屑去荒唐的历史课本里学习。<br/>3、 ~~~~~~~~~我作为一个汉人,都为你的言论感到羞耻! ~~~~~~~~~你用不着羞耻,因为我是一个沙文主义者,用你们的话说就是纳粹份子,我眼里你们只是一堆垃圾。记住,,垃圾,,谁会介意一堆垃圾对自己评头论足。</div><p>既然你这样表态那和跟垃圾说话,我看你是好心办了坏事吧!</p><p></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6-8-17 12: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p>自己今年四月在成都亲眼见到大队僧侣入住某高档的五星酒店,原本以为是哪个全国名寺的大活佛,走近一问,才知道是康定当地很小一个寺庙的普通僧众.</p><p>个人以为,对于宗教的信仰最主要应体现在对大家自己身边最需要帮助人的帮助上,而不是把大把金钱奉献给奢华的寺庙与富有的僧人.</p>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3 21:20 , Processed in 0.489615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