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阿酷东巴

[分享]幽默大师阿酷东巴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7-23 02:4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头发的原因

妻子:喂,听说男人们秃顶是因为用脑过度,是这样吗?<BR>     阿酷东巴:是啊!女人不长胡子,正是因为喋喋不休,下颚运动过度的缘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3 02: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天,一位富人郁郁不乐地问阿酷东巴:“真糟糕,我的胡子越来越白了,头发还是黑的。这有多难看呵。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BR>阿酷东巴不加思索地说:“那还不简单,你这一辈子嘴巴用得最多。脑袋用得最少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3 03: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酷东巴箴言

“孩子,你应该结婚了。如果你娶到一个聪明贤惠的妻子,你将会幸福;如果你娶到一个轻浮的泼妇,你将会成为哲学家。” <BR><B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3 17: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笑的高明

有个农学院的毕业生回到家乡,见阿酷东巴在移植果树。便说:“你这种移植方法很不科学。照你这种干法,从这棵树上能收获7个苹果就够让我大吃一惊了。”阿酷东巴看着他,慢吞吞地说“不光是你,我也很惊讶。因为这是一棵桃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5 15: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让·玛考妮奇遇记

(与阿酷东巴有关的一个故事)<BR><BR>拉让·玛考妮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兰州。<BR><BR>玛考妮是她的姓,拉让是一个女神的名字。拉让·玛考妮有着褐色的头发,镜片后是淡绿和杏黄相间的大眼珠,睫毛奇长。她属鸡。当然是意大利的,她补充一句。这只母鸡蹑手嗫脚,走进约好的餐馆。<BR><BR>现在她在餐桌后边正襟危坐,环视身边这两只怪物。他们分别是著名演说家伊丹大叔、幽默大师阿酷东巴。他们不说话,面面相觑。怎么开始呢?拉让很拘谨地从兜里掏出香烟和火柴,以西方人特有的礼议向周围的人问道:“我可以吸烟吗?”伊丹大叔先把他的假牙扶正,然后说:“可以。你不但可以吸烟,还可以吸毒。”拉让很吃惊:“真的吗?”话匣子打开了。伊丹大叔凑过头去问她:“你不是黑手党吧?”“绝对不是。”“那我这颗悬着的心就放下了。我们点菜吧。”伊丹大叔拍拍胸口。<BR><BR>拉让吃素。不是宗教的原因,她从来到这个地球上就没有吃过肉。也不爱吃面,一日三餐,只吃些蔬菜就可以过去。“我们可是食肉动物。那你吃草我们吃肉吧。”便要了鸳鸯火锅,一半是酸菜鱼,一半是开水,里面只放了生姜、盐和小辣椒。当然还要了白酒。可是拉让也不喝酒。她只抽烟。她说她抽烟完全是因为扎西达娃。<BR><BR>在拉萨,拉让去找扎西达娃,听他讲神话。她发现扎西达娃是个烟鬼,一根烟只几口就能抽完。但拉让不在乎这个,她喜欢听他讲神话。讲到精彩处,扎西达娃顺手递给她一支烟。她很入迷,不知不觉接过了烟。扎西达娃继续讲。过了一会,他一边讲一边又点上火伸到她前面,她仍浑然不觉,凑到火上点着烟,慢慢地吸起来。临完,扎西达娃对她说:“你挺客气的。”拉让说:“我在听你讲话的时候突然想起我上一辈子是吸烟的。”扎西达娃说:“真的?”“真的。我想起我上一辈子出生在印度,跟你一样,也是络腮胡子,是个警察。”就这样她开始抽烟了。拉让讲完,掏出一根烟,然后拿出火柴。她刚要擦,阿酷东巴拿出打火机打着后给她递过去,顺口说:“都什么年代了,还钻木取火啊。”<BR><BR>按照藏族的习惯,先要给尊贵的客人敬上三杯酒,可是拉让不喝,怎么办?阿酷东巴开口了:“根据我的考证,拉让是古拉丁一个看护家庭的女神,她非常漂亮,后来宙斯巡视到拉丁后,看上了拉让,于是把她抢去做妃子。初夜,宙斯兴致勃勃,便喝酒,让拉让也喝,但拉让不喝,宙斯一气之下把拉让打了一顿。所以,今天我希望你还是喝吧,免得被伊丹大叔打一顿。”拉让一听,马上端起了酒杯。<BR><BR>大家开始猜拳。气氛顿然活跃起来。<BR><BR>拉让吃菜,她很奇怪她放进锅里的豆腐不见了。阿酷东巴帮她找,找了一会,阿酷东巴说:“噢,我知道了,你的豆腐让我们这边的鱼吃了。”<BR><BR>伊丹大叔拳划得不错,他连续赢了几拳,然后得意地对拉让说:“你不知道吧,当年我在天安门城楼上划拳时,连毛主席他老人家都夸我,说:伊丹才让拳划得好,应该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荣誉公民。”<BR><BR>拉让希望讲个严肃的故事,阿酷东巴便开始编排:“旧社会的时候,伊丹大叔被蒋介石亲自委任为天祝县委办公室主任。伊丹大叔可高兴了,整天骑着马在天祝辽阔的草原和山山水水之上瞎跑。”拉让心中想,伊丹大叔那魁梧的身体骑在马上,恐怕马腰都会被压垮的。但她没敢说出来。“有一天,有两个国民党官员来访,伊丹大叔接待他们,带他们去天堂寺,住到大通河边一家牧民的帐篷里。参观完天堂寺,便每天带他们四处游玩,逛圣迹,转神山,晚上仍回到帐篷里。过了两天,国民党官员发现藏民吃完饭都舔碗,感到奇怪,便问伊丹大叔:‘他们怎么像狗一样舔碗?’伊丹大叔说:‘情况是这样的,昨天他们还在我跟前骂你们呐。’官员忙问:‘骂什么?’‘他们说你们连狗都不如,怎么吃完饭连碗都不舔。’俩个官员知道了这是藏民的优良传统,于是为了表示尊重,第二天开始他们吃完饭后也舔碗。伊丹大叔又告诉他们:‘这家人在我跟前夸你们呐。’‘夸什么?’‘夸你们像狍一样会舔碗了。’”<BR><BR>不知不觉中,已经喝完了两瓶酒。吃得也是杯盘狼藉。在伊丹大叔的强烈要求下,又要了三瓶酒。大家都有点醉了。拉让看着倒在桌上的两个空酒瓶,一字一句地说:“你看它们,我们还没有倒,它们却先倒了。”伊丹大叔马上表扬她:“这是你说的最有诗意的话。”<BR><BR>阿酷东巴问她:“你喜欢怎样生活?”拉让·玛考妮展开了她那无限美好的想象:“我最喜欢下大雨,或者下大雪。外面大雪纷飞,我一个人在家中,坐在沙发上,一边喝咖啡一边读书。”阿酷东巴说:“突然有人从后面捂住你的眼睛。等你掰开他的手,回头一看,原来是你亲爱的(阿酷东巴想起一位意大利诗人的名字)夸西莫多。”拉让伏在桌子上大笑。阿酷东巴觉得这有什么可笑的。拉让笑完后,解释说:“在我们意大利,夸西莫多这个名字只有老年人用,年轻人都不用这个名字。”<BR><BR>此间,伊丹大叔好长时间没有说话,他的雪山狮子一样的脑袋靠近拉让,眯着眼醺醺然凝视着她的面孔,过了一会,他终于好像悟出了什么:“噢,我说阿嘉啦,我以为挡在我前面的是喜马拉雅山,很感惶惑,仔细看了一阵才明白,原来是您的鼻子呀。”<BR><BR>时光在笑声中飞逝。意大利女子拉让·玛考妮称这次相聚是一次奇遇,在秋色深沉的兰州,她说她度过了一生中值得记住的一个幸福快活的夜晚。<BR><BR>第二天,她要走了,这几个怪物又去送她。阿酷东巴问她:“回到意大利,你会想我们吗?”她眼眶湿润:“会的,我现在都不想离开你们。”伊丹大叔说:“孩子,你的心情我明白。春天去了,还有再来的时候;桃花谢了,还有再开的时候;我们分手了,还有再见面的时候。莫要悲伤,妹妹你就大胆地往前走吧。”拉让点头:“嗯。”她又嘱咐阿罗:“你写我的时候,不要写我昨晚喝酒了。我昨晚确实没有喝酒。”阿罗说:“那是虚构的,你不要在乎这个。你抽烟是因为扎西达娃,我就虚构你喝酒是因为伊丹大叔。”拉让只好耸耸肩。<BR><BR>火车要启动了,拉让在月台上和这几个怪物一一吻别,转身踏上列车。她找到座位,然后从窗户里不停地向他们挥手,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身影。他收回手,眼泪像断了的线一样流下来。<BR><BR>而在月台上,这几只怪物,尤其是阿酷东巴,捂着自己被吻过的脸,凝视着远去的列车,久久不动。<BR><BR><BR><BR><BR>(注:拉让·玛考妮,女,意大利人,汉名马兰,藏族文学研究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7-25 18: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人为什么守不住话题?

几个朋友坐一起聊天,很是热烈。有一阵,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便向大家请教:<BR>“我想问一下诸位,有人说我掉书袋。不知道‘掉书袋’是什么意思?谁知道?”<BR>甲:“吊树袋吗?那个我睡过一次。”<BR>乙:“我也睡过。没枕头的话特别不舒服。”<BR>丙:“说起枕头,那还是真丝的好。听说真丝的枕头有美容的作用。”<BR>甲:“美什么容呀,美容品现在都特别贵。”<BR>丙:“就是,不花算。一瓶的成本只有十几块,卖的时候要上百元钱。”<BR>乙:“其实练瑜珈功是最实惠的。既锻炼了身体,又能美容,还对内心也有调剂。”<BR>甲:“教瑜珈的那个女的是香港的。功夫不错。”<BR>丙:“瑜珈是印度教的吧?”<BR>乙:“佛教里也有。”<BR>丙:“不可能。”<BR>乙:“密宗里有‘上师瑜珈修持法’,就是明证。”<BR>丙:“哦,是吗?我不懂密宗。既然你说了,那是,那是。”(作惭愧状)<BR>甲:“不过那位香港女并不漂亮。”<BR>乙:“漂亮当然还是数印度的妹妹了。”<BR>丙:“印度人拍的那部《阿育王》确实漂亮。”<BR>甲:“噢,上次我去拉萨时就买了一把刀,跟阿育王的那把刀特别像。”<BR>乙:“说刀还是金庸写得好。”<BR>甲:“金庸写得没有温瑞安好吧?”<BR>丙:“这个你就没有我知道的多了。香港有好几位武侠作家呢。”<BR>乙:“你能背一段精彩的吗?”<BR>丙:“……”<BR>甲:“我会背《群峰之上是夏天》。”<BR>丙:“那是美国诗人默温的诗吧。”<BR>甲:“是的。唉,人家美国人就是厉害。”<BR>乙:“那当然了。要不是美国人,塔里班能完蛋吗?”<BR>丙:“塔里班也是,好端端的炸什么佛像嘛。那不仅仅是佛教的胜迹,也是整个人类的精神财富呀。”<BR>甲:“就是,现在的人贪图物质享受,追逐虚名,而精神空虚,缺乏一种最基本的对大自然的关爱和敬畏。”<BR>乙:“是啊是啊。噢,你们听说了没有,好像最近张健要横渡纳木措。藏人文化网上正在论战。”<BR>甲:“张健,就是那个胖子吧?”<BR>丙:“那么胖的人,能横渡什么呀?”<BR>我说:打住打住。诸位,我就是因为在藏人文化网上谈我的观点,有人回帖说我“掉书袋”。<BR>我没有搞明白“掉书袋”的意思,才向诸位请教。你们谁知道这个词的意思?<BR>甲:“是吊在树上的袋子的意思吗?”<BR>乙:“奇怪。袋子吊在树上比喻什么呢?”<BR>丙:“是不是在说你是个外国人,不懂咱中国人的行情。因为外国人最喜欢把袋子吊在树上。”<BR>我忍无可忍:“嗨,最喜欢吊在树上的恐怕不是外国人,而是猴子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7 13:3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阵,阿酷东巴身体发胖了。<BR>    有一天,他遇到一位在穿著上喜欢赶时髦的大学教师。<BR>    那位教师一看是他,上前开玩笑:<BR>   “阿酷东巴,一段时间不见,变化大啊,哈哈。假如幸福是脂肪的话,你可积了不少啦。”<BR>     阿酷东巴面带微笑地说:<BR>    “假如衣服是知识的话,你也有不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7 13:53: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次阿酷东巴和几位画唐卡的小学徒讨论,他说你们这些学生只会画佛像,不会画实物。学生们不服气,说你会画吗,我们比赛一下。<BR>比赛就比赛,阿酷东巴说。我们每人画一头犏乳牛看看。<BR>不一会儿学生们都画好了,一看阿酷东巴的纸上还是一片空白。大家嘲笑他:“阿酷东巴,你的犏乳牛呢?哈哈,是不是已经卖给屠家啦?”<BR>阿酷东巴说:“我画的犏乳牛进了山沟,山沟被雪覆盖,雪被太阳溶化,太阳钻进了巢 。巢被鸟儿毁了,鸟儿落在了树上,树被木匠砍了,木匠进入木房,木房被黄河淹没,黄河流入长江……”<BR>他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BR>学生们齐声问:“那么,长江去哪儿啦?”<BR>阿酷东巴:“长江啊,别说你们这些小蝙蝠,就连我这老鹰也追上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28 10: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阿酷东巴和老外!

有一次,阿酷东巴和两个老外到草原上作客。<BR><BR>老外看到牧民们吃完酸奶以后舔碗的情景,议论说:“哈哈,他们的举动怎么那么像狗?”<BR>这时阿酷东巴探过头:<BR>“嘘!别吱声!!”<BR>“怎么了?”<BR>“我听到牧民们用藏语笑话你们!”<BR>“说什么?”<BR>“说你们居然不会舔碗,连狗都不如! ”   <BR>“……”<BR><BR>第二天吃完酸奶后,两个老外学会了舔碗。他们舔得津津有味时,牧民们在笑着说什么。<BR>老外请阿酷东巴翻译。<BR>阿酷东巴告诉他们:<BR>“牧民在夸你们呢!”<BR>两个老外非常兴奋。<BR>“怎么夸,快说快说!”<BR>“说你们厉害,碗比狗舔得还干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7-30 09: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个代表

上面派人下来检查宣讲“三个代表”的情况,正好遇见阿酷东巴在村子口赶着一群羊,就问:阿克,你们村的三个代表有没有搞?<BR>   阿酷东巴回答说:三个代表嘛,有有有,一个在乡政府睡觉着哪,一个在扎西家喝酒哪,还有一个哪去了我老人家还不知道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8-18 05:32 , Processed in 0.506462 second(s), 1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