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4581|回复: 265

《故乡是甘南》——刚杰·索木东的诗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0 10: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乡是甘南》<BR>——刚杰·索木东自选诗 <BR><BR>刚杰·索木东,藏族,又名来鑫华。1974年冬天生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一个偏僻的寨子,在那里长大并且学会写作。1998年西北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后留校工作至今。平时喜欢写歪诗、交朋友,偶尔写几笔书法、拍两张照片、喝三五杯烈酒。近年来在《民族文学》《星星诗刊》《诗歌报月刊》《诗神》《西藏文学》《飞天》《扬子江诗刊》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300余首(篇)。编撰过几部学术、史料文集,获得过一些诗歌奖励,作品入选《2000年中国诗歌精选》等多部集子。 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BR><BR><BR><BR>故乡是甘南 <BR><BR>一、生活在甘南 <BR><BR>一条悠长的路通向甘南 <BR>亘古的风雪塞满我的温暖 <BR>故乡啊,甘南 <BR>一堆篝火燃起一匹马的寂寞 <BR>贴紧热身子是你痛心的贫穷 <BR><BR>不敢正对那黑色的大地 <BR>同胞的弟弟坐守马背 <BR>鹰飞起的村庄年年失火 <BR>夕阳下天穹开阔得苍苍凉凉 <BR><BR>一棵树被狂风压弯 <BR>一地格桑在我空旷的甘南心般怒放 <BR>一盏探路的灯在暗夜里行走 <BR>大草原的牛羊啊 <BR>是盖上眸子的白色月光 <BR><BR>二、走出甘南 <BR><BR>走出故里我就能摆脱困苦吗 <BR>甘南,遥望经年的故乡 <BR>贫穷苦难夜夜撕裂我流血的心愿 <BR>情所独钟的卓玛姑娘吆 <BR>紧握皮辫的玉腕骨瘦如柴 <BR>蓝天白云是对自由的向往 <BR>眼角的泪珠 <BR>将打湿你背水的黎明 <BR><BR>这样的日子不能舍弃什么 <BR>哪怕她贫穷得只剩下真诚 <BR>酒歌颤栗里我背井离乡 <BR>千年万千,滚烫的热血 <BR>被一座座城市彻底降温 <BR><BR>但我纯洁的灵魂 <BR>永在水泥的缝隙里植长绿色 <BR>一次次搬迁着旅居的地方 <BR>贫穷的故乡啊 <BR>谁一次次在遥望的城里 <BR>为你披上一件御寒的衣裳 <BR><BR>三、回到甘南 <BR><BR>沿熟稔的老路踏进故乡 <BR>沿一条贫瘠的路 <BR>踏进对幸福的向往 <BR>甘南,雪莲盛开的山下 <BR>今夜在你怀中 <BR>我将再弹响心爱的弦子 <BR>含泪歌唱 <BR><BR>涌上胸口的已不单单是热血 <BR>我用灵性拥抱贫穷的故乡 <BR>由此想到圣哲的仓央嘉措 <BR>那谱写下歌谣的阿拉吆 <BR>你为你善良的臣民们谱写着希望 <BR><BR>不能把奢侈和繁华带给你 <BR>甘南 ,日日夜夜的寂寥 <BR>已够我一辈子去守望 <BR>大雪落入帐篷 <BR>那闪电般穿过草地的骏马 <BR>是对生命的最有力提示 <BR>终生相许的誓言 <BR>从草地最深处驱散冬季的凄凉 <BR>1997年7月7日甘南 <BR><BR>特 写 甘 南 <BR><BR>一、龙头琴 <BR><BR>没有故事的夜晚不再丰满 <BR>没有歌手的草原 <BR>失去了蓝天 <BR>一行脚迹渐行渐远 <BR>梦被撕破的路口 <BR>一滴露水 <BR>压低害羞的马兰 <BR><BR>二、打奶桶 <BR><BR>亲近乳汁 <BR>其实完全是一种心情 <BR>就在寂寞的空间 <BR>一生重复着 <BR>把那些开始变冷的生活 <BR>分出甜蜜和酸涩 <BR><BR>三、鹰 笛 <BR><BR>不管是生前 <BR>还是身后 <BR>吹奏只会是一种形式 <BR>我们真正能够聆听的 <BR>却是那些高空万里的声音 <BR><BR>四、风 马 <BR><BR>放飞二月 <BR>放飞春天的祈祷 <BR>猎枪划破长空 <BR>信仰 <BR>不一定就是降临头顶的神 <BR><BR>五、保安腰刀 <BR><BR>一具客死他乡的尸首 <BR>一条歃血为盟的誓言 <BR>一轮清明皓净的月亮 <BR>一堆抱刀而眠的篝火 <BR>一段色彩单调的往事 <BR><BR>六、吉祥结 <BR><BR>把吉祥的祝福 <BR>打在注定流浪的胸前 <BR>把一双眼睛的神色 <BR>调出青锋般的光泽 <BR>暮色已经越来越重 <BR>而我空旷的心中 <BR>还是没有盛满 <BR>远征的鼓声 <BR><BR><BR><BR><BR>雪落在甘南的秋天 <BR><BR>雪落在秋天 <BR>雪落在父亲的秋天 <BR>成排的青稞仆倒地头 <BR>这些离城市十分遥远 <BR><BR>雪落在秋天 <BR>雪落在母亲的秋天 <BR>一袅炊烟再次升起 <BR>这些离乡愁依旧遥远 <BR><BR>雪落在秋天 <BR>雪落在爱情的秋天 <BR>那些晾干的心情重新潮湿 <BR>这些离我已经遥远 <BR><BR>雪落在秋天 <BR>雪落在甘南的秋天 <BR>所有远走的脚印都已模糊 <BR>这些离天空还是遥远 <BR>2002年9月30日兰州 <BR><BR>有风扬起的路口 <BR><BR>金色帐篷撒满草原的早晨 <BR>那只闪烁生命光芒的青铜驭手 <BR>依旧无法带走 <BR>万流之源巴颜喀拉默默无语 <BR>最后一眼回望里 <BR>高原带泪的眷恋 <BR>再次沾湿远行的脚步 <BR><BR><BR>无言的神走过天边 <BR>老阿妈正在兑现的预言 <BR>走过天边 <BR>浅浅的皱纹里 <BR>写下所有的故事 <BR>谁又能把肉身子 <BR>贴近亘古的贫寒 <BR><BR>终究不能 <BR>歇下那只流浪经年的包袱 <BR>连着誓言的信物就在心口 <BR>而老去的已经不是 <BR>新娘胸前美丽的纽扣 <BR><BR>仍旧无法琢磨 <BR>那缕随暮色升起的炊烟 <BR>如何引导 <BR>一个个归乡的脚步 <BR>走在有风扬起的路口 <BR>我只是为了寻找 <BR>十八年前的那个少年 <BR>还有那个寒冷的冬天 <BR>丢失在雪中的那只手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1 11:3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现]这里文学的香芭拉

向索木东问声好,又可以在这里读你的好诗了!洛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1 14: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多来!

谢谢,多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2 08: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寻 觅 神 鹰[文章]

寻觅神鹰<BR><BR><BR>                               (藏族)刚杰·索木东<BR><BR>再次策马走进欧拉腹地时,又是一个血色的黄昏。天边那缕残阳依旧,疾风在大草原上毫无遮拦地吹着。偶尔有几只大大小小的生命随马蹄跳起然后消失,阿尼玛卿雪山依然在沉默里观望着脚下的臣民们四季迁徙的匆匆身影。而这一切正好适合我深沉的目光,正好符合父亲痛苦的眼睛所描述的二十年前的那个场景。<BR>由着白马散漫的步子,我在脑海里又一次模拟着二十年前的那个场景:那堆火好大好大、好红好红,红得就像那天草原上的血色黄昏一样!而这样的大火只有部落大会才会燃起。所有人的脸都映照在这片血红里面,所有人的脸因为被巨大的震惊和预示的不详所笼罩而变得异常严肃和凝重。头人在沉重地宣布着一个心痛的结果,而这一切关注着草原永远的吉祥和圣严。曾经是这片草地上的骄傲的父亲,仍是这堆大火所燃起的故事里的主角,唯一跟以前不同的是,这次他却沦为罪人。——鬼使神差,他从不虚发的枪口碰上了一只神鹰!而作为这片草原上最优秀的猎手,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从哀鸣声起的那一刻,悲痛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要没有娇美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幼儿,作为一个草原上响当当的男子,他知道该用什么来解决自己的过失。仿佛整个草原都笼罩在这片血色里,到处充盈着悲壮和凝重。在大家遗憾而又毫无办法的眼睛里,父亲读着族人们的惋惜和心痛。而草原有她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部落有她赖以存活和延续的不可更改的条律,一切都不会因为人情而有些许改变,父亲比谁都明白这点。他的清澈得像圣湖之水的眼睛,在大火里渐渐变成死灰。就在这双死灰色的眼睛里,他遵循祖训解下了那管曾经吸引了多少草原上年轻眼睛的猎枪,解下了那把象征着荣誉和血性的曾沾过无数野兽鲜血的钢刀,解下了和这片草地的所有牵连,最后望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阿尼玛卿神山和族人们各式各样的眼神,走出了曾经撒下他骄傲往昔和甜蜜记忆的草原。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因为这样的处罚,就已经包含了他对部落和草原曾经的贡献。但是,被拿走猎枪的枪手还会是一个枪手吗?被拿走荣誉和尊严的勇士,还会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吗?对那片土地,父亲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就是带走那只神鹰的骨头。从此,在远走他乡聊以维持生命的日子里,每个月夜就多出了一管深沉忧郁的鹰笛。作为一个忘记了骄傲的猎手,父亲彻底拒绝了所有企图寻找他的好心的族人。他最大的希望,就是等儿子长成的那天,拿着那管鹰骨做成的笛子,能回生命系念着的那片草原看看……<BR>暮色渐晚,残阳落尽,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马蹄轻轻踩上草地发出些许声音,我在这片与生命相通却又陌生的草地上陷入更深的沉默。<BR>自从接过那管凝结了父亲一生的鹰笛,多少次,我都在同一背景下走进这片草地。我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也许,我只是在找寻一种感觉,一种与生命同在的、与草地相通的绿色的感觉!一种根的感觉!<BR>眼前仿佛还燃烧着二十年前的那堆大火,眼前仿佛还是那个血色的黄昏,眼前仿佛还是族人们遗憾无奈而又凝重的眼神,眼前仿佛还是父亲那双曾经清澈如圣湖的眼睛正在慢慢地变灰。多少次,我就这样默然走过这片草地,走过自己无法相认,也无意相认的族人们疑问的眼神,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找到什么。也不知道父亲的希望究竟能在我身上实现多少。也许只有这片草地遗留给自己的特征明显的面孔,会让一些记忆里有二十年前那堆大火的族人们产生许多猜想。我也无意解释,我知道,自从父亲走出那片草原以后,这儿的一切,已经和自己的血脉彻底切断了关系。<BR>暮色深处,我又该在这片陌生而又亲切的草地上找个寄宿的帐篷了。这片草地还保持着永久的诚实和好客,我善良的族人们是不会去问一个寄宿的客人太多问题的,这省去了很多麻烦。是的,父亲当年的走出并不是为了今天儿子的走入,又何必再去继续演绎和勾起对往事的太多回忆呢!也许,那堆大火最好的落脚处,就是族人们曾经和以后偶尔谈起时的遗憾和感叹了。而那堆大火的主角,我年迈的慈祥的父亲,已经把那片草地的骄傲和美丽一起交给了心爱的儿子。而这一切本身就已足够。<BR>站在空旷寂聊的草原的月色里,身后是老阿爸才让家好客的帐篷,暖暖的奶茶飘着久远的清香。也许,慈祥的他就是二十年前和父亲并肩驰骋饮马河边的那个同样优秀的猎手。也许,沧桑的他已经从我酷似父亲的面容里明白了什么。但我们都没有询问什么,因为沉默就是最好的解释。<BR>我来了,带着一管鹰笛,带着父亲半生的遗憾和念想。而我走了,带走的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没有眷恋的必要,没有感慨的理由,更没有寻根问底的念头。我来了,只是为了证实自己植根绿色的生命,我走了,却是为了永远无法挽回也没必要挽回的一切。回望依旧凝重沉默的阿尼玛卿神山,我似已懂得了很多。而那缕深沉忧郁的清脆笛音,就在我的骨缝里轻轻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2 08:4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母亲的4首诗和1篇散文

给母亲的4首诗和1篇散文<BR><BR>                              (藏族)刚杰·索木东<BR><BR>这个季节的雪没有落下<BR>                            <BR>·1·<BR><BR>这个季节的雪一直没有落下<BR>妈妈,这个季节<BR>你远游的爱子<BR>依旧不能回家<BR>鹰飞过的那片土地还平安吗<BR>为何昨夜的泪水<BR>依旧打湿永久的牵挂<BR><BR>青稞摞上架的日子<BR>黑色的诱惑在眼前不远处<BR>打开远离故土的所有困惑<BR>而谁又站在大敞开的门洞里<BR>用一盏孤灯<BR>等待冬夜归来的你我<BR><BR>·2·<BR><BR>无意去讴歌什么<BR>这个季节的雪始终没有落下<BR>谁还像一个平静的智者<BR>任平静的生活<BR>沙子一样筛落<BR><BR>远离你的呼唤<BR>妈妈,旅居他乡的儿子<BR>仍是你嘴角的那缕骄傲吗<BR>醉倒在城市的街灯里<BR>我只能看到<BR>祖先一千年前的心愿<BR>在这座临水的城市<BR>花一样静静绽放<BR><BR>·3·<BR><BR>只能这么老去<BR>妈妈,千丝万缕的系念<BR>我尚无法回答<BR>就如一片不合时令的叶片<BR>在这个遥远的城市<BR>即不能永立枝头又不能潇洒的落地<BR><BR>带着儿子的思念<BR>那条老路依旧清晰吗<BR>妈妈,远离你的日子<BR>迟缓的脚步依旧无法踩响<BR>这座城市临水的福音<BR>那朵苏鲁花<BR>又为谁捎来带露的忧郁<BR>而这个季节的雪还是没有落下<BR><BR>·4·<BR><BR>昨夜的故事已在千年以前追忆<BR>妈妈,谁还在昨天的草地上<BR>等着用花手帕包藏远去的童年<BR>牧歌悠扬的夜晚<BR>我如何摸着一缕熟悉的炊烟回家<BR><BR>那和黑帐篷一起老去的<BR>还有我对故乡的最后遗漏吗<BR>深藏箱底的那管鹰笛<BR>尤带着父亲的体温<BR>却已经吹奏不出<BR>那些贴近蓝天白云的音色了<BR><BR>·5·<BR><BR>而今夜无怨无悔<BR>妈妈,随一盏孤灯落地的<BR>已不仅仅是生活的苦涩<BR>那怕这个季节将干涸千年<BR>摆上桌前的祝福<BR>足以充盈四季的饥渴<BR><BR>年关将近,妈妈<BR>站在还乡的路口<BR>谁还能卸下<BR>所有的艰辛和遗憾<BR>一双瘦手平静地细数<BR>你日见稀疏的白发<BR>惟一只能看到一场大雪<BR>在久远的苍穹<BR>正纷纷扬扬的落下<BR><BR>2000年1日6日初稿。10日修改。<BR>2001年6月19日夜再改于兰州。<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                                   <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白发飘落的风里<BR>我看到所有折断的故事<BR>被一段又一段地嫁接成人生的美丽<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白发养育着的思念里<BR>我远去的马蹄声<BR>还是你落泪的唯一理由吗<BR>为何昨夜的梦里<BR>却只能看到你背过身去的影子<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白发染绿草原的童年里<BR>我不知道最后的伤心<BR>还会落上哪一片土地<BR>归乡的路上丢失了珍贵的记忆<BR>谁还记着我优秀而诚实的名字<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没有你的双眸注视的夜里<BR>别人的谎言和自己的真实<BR>都不再是一种最后的遗弃<BR>唯一只知道灿烂的人性<BR>就在眼前化成最美丽的回忆<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你用祝福浇灌熟了的生命里<BR>即使世风落上肩头只有永久的沉重<BR>我仍然无法关闭<BR>自己追寻善良的那扇窗子<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永远向乡而望的夜暮里<BR>那缕袅袅而起的炊烟<BR>仍然唤醒流浪经年的游子<BR>阿妈,站在你不再美丽的苍老里<BR>走过异乡的每一个街道<BR>迎着你深情的目光<BR>我不再害怕身后的土地上<BR>没有留下鲜明的足迹<BR><BR>2000年6月16日<BR>给病中的母亲 <BR><BR>. 1 .<BR><BR>此刻,坐在你的身边<BR>坐在你被麻醉后<BR>依旧呢喃着孩儿名字的身边<BR>妈妈,你的面容已经不再美丽<BR>在你撒满枕边的白发里<BR>我千里奔波的疲惫<BR>显得渺小而且可怜<BR><BR>三十年前<BR>也同样应该是在病房里<BR>妈妈,那时你娇好的脸庞<BR>在阵痛里满布幸福<BR>因为你引以自傲的孩子<BR>就要在你年轻的世界里诞生<BR><BR>而今天,妈妈<BR>曾经培育了我们生命的子宫<BR>却要在长大了的孩子们面前<BR>被活生生地彻底切除<BR>在你被推入手术室的一瞬<BR>植根我们心底的命脉<BR>被重重斩断<BR><BR>. 2 .<BR><BR>不知道当年剪下的脐带<BR>你埋在了哪里<BR>妈妈,今天<BR>你身上已经染病的子宫<BR>孩儿只能将它<BR>托付给永远清澈的河水<BR><BR>因为家乡这条小河<BR>会最后通往孩儿居身的城市<BR>因为只有这样<BR>孩儿才能在异地他乡<BR>永远感受着你温暖的脉搏<BR><BR>. 3 .<BR><BR>远在他乡,妈妈<BR>事务缠身的儿子<BR>只能在你被麻醉后到来<BR>也只能在你<BR>尚未彻底清醒的黎明<BR>悄悄地离开<BR><BR>妈妈,彻夜的呻吟里<BR>就让孩儿陪你坐到天明<BR>妈妈,你半迷半醒的话语<BR>正在撕裂<BR>孩儿在浪迹中日渐麻木的心<BR>我知道<BR>人们因为痛疼寻找麻醉<BR>而麻醉过后<BR>所有的痛疼都会加倍<BR><BR>再一次润湿你干裂的嘴唇<BR>再一次擦去你鬓角的冷汗<BR>再一次为你掖掖被子<BR>妈妈,走出病房<BR>再一次离开家乡的这个早晨<BR>是孩儿此生最冷的黎明<BR><BR>2003年2月26日——3月6日作于卓尼——兰州<BR><BR>在十月,想起阿妈和秋天<BR> <BR>在十月<BR>在儿子的十月里<BR>想起雪域的阿妈<BR>还有和草原一起衰老的秋天<BR>几缕寒风<BR>已经吹凉她的思念<BR><BR>而在城里<BR>十月,还不算秋天<BR>还没有霜和雪粒<BR>挂上鬓角<BR>还没有过冬的皮袍子<BR>披上双肩<BR><BR>只能这样<BR>在空荡荡的早晨或者傍晚<BR>对这个本该蛰伏的季节<BR>完成一次肤浅地纪念<BR>阿妈就站在十月的尽头<BR>我的日子里却少了秋天<BR><BR>2002年10月8日兰州<BR><BR>想你是一种无奈<BR><BR>又是一个多雨的秋天,坐在这座遥远的城市里,很久以来自以为能承受一切的心情,这一刻才显得有点轻浅。感动于一句歌,一句自己喜欢的雪域同胞亚东的歌,一句写给妈妈的歌:“想你是一种无奈”。——确实对这句歌词没有一个确切的、文本意义上的理解。而却有什么被深深触动了,触动在很久以来渐渐忘记了去想念秋天和母亲的感觉里。<BR>母亲的白发渐渐增多了,这本应该对儿子的人生有一种特殊意义的自然现象,多年以来就被自己很自然的遗忘了。就象十数年的流浪生涯中忘记了疲劳和困难一样,自己也渐渐忘记了感动和落泪。其实自己是一个多么容易感动的人啊!甚至为曾经的痛苦和心碎感动。甚至为一些没名的理由感动。并且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塌糊涂。可最后自己选择的却是一条不能感动和落泪的路,而且是不能不选择的路。走在人生这条足以刻画任何一个人于想象大相径庭的路上,你又有多少选择的机会和自由呢?走在一条所谓的强者可以走、男人才能走的路上,自己被世风打磨得日渐失去原形的人生模式,已经不相信任何感动和眼泪了。<BR>我知道自己是多么深地爱着秋天和母亲,爱着生活和世界。这也是秋天和母亲、生活和世界多年来教给自己的、一生用不完的最宝贵的财富。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低调处理着自己最深的感情。我知道母亲要的就是远游的儿子平安和幸福,我知道母亲要的就是一句不带一点娇气的平常问询。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笔下,母亲始终是永恒的主题,而感情最好、无话不谈的父亲,却很少出现。甚至自己可以在所有的句子里写下赞美和思念,却无法在母亲的面前表达自己的至爱。<BR>好象记忆的深处,从来没有在母亲的怀中睡过的概念,也没有享受过像别人的母亲那种溢于言表的疼爱和关怀。那时候是多么羡慕别人所享受到的那些肤浅的表象的幸福啊!所以,在儿时的岁月里,总觉得母亲在生活中份量很轻很轻。随着年龄的增长,站在他乡八年的思念中,母亲低调处理感情的伟大,才在一个又一个感悟生活的日子里显露清晰。是啊,站在一家人生活的最前沿的母亲,是没有时间和余暇,给我那些闲得只会关照孩子坏脾气的母亲所给予的一切的。但她却给了我用整整一生的时间来回味和关注来自生活最深处的真爱的机会。<BR>多年以来,我都为有一个贫穷的出身和有一个不善言辞、不认识几个字的母亲而自足和骄傲。多年以来,我都为有一个延续着藏族传统却也繁衍着汉族文明的故乡和家庭而骄傲和自足。多年以来,我都因为早早就触摸了生活的本真而沾沾自喜。多年以来,我始终设想着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建设和美化家乡,设想着用自己聪慧的大脑和勤劳细致的双手带给秋天和母亲富足而安逸的生活。可我今天又有什么?站在秋天的怀中,我甚至没有了以前自以为是的那些沧桑和萧条,没有了许久以来占据敏感之心的浓得化不开的思念。而今,远走他乡,独自发展在母亲的牵挂里,这算不算是一种背叛呢?在这个落雨的秋晨,母亲是守着那方温暖的大炕和热腾腾的奶茶想念远方儿子的饥寒呢?还是一如既往地通过电视上别扭的普通话关注着遥远的城市里天气的变化呢?<BR>文字是苍白的,所有的颂歌在秋天和母亲真实的厚重里显得无力而空乏。“想你是一种无奈”,我亲亲的白发的阿妈,站在秋天的一首歌里,我只能用心来再一次感悟一切。<BR><BR>2000年9月6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3 00: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朋友见面!

那就是读了一首好诗的感觉啊!<BR>——所以古人说:有朋自远方来<BR>——(等人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4 11:0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索木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5 11: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http://www.blogcn.com/blog/cool/main.asp?uid=suomudong<BR>我刚刚去看了你的个人主页,不错,索木东!我们的网络就是要将你这样的藏族文化人聚集在一起,互相交流,共同发展。<BR>愿我们共同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6 08: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兄台,不知你是瑙乳还是旺秀大哥?

谢谢兄台,不知你是瑙乳还是旺秀大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6 08: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最近作品

甘南,午后的叙述<BR><BR><BR>一<BR>你站在路口的身影<BR>足以把一天的日子<BR>无限拉长<BR>那辆晚点的客车<BR>果真是你惟一的等待吗<BR>那个满脸疲惫的游子<BR>果真能带给你<BR>晚年真正的安慰吗<BR><BR>春天依旧来得很迟<BR>甘南的午后<BR>太阳逐渐西斜<BR>屋檐下的母亲<BR>解开发辫<BR>我看到故乡的大雪<BR>纷纷扬扬地落下<BR><BR>二<BR>你伴随太阳落地的吆喝<BR>依旧能让<BR>整个寨子的早晨无比嘹亮吗<BR>阿爸,你散漫有序的脚步<BR>踏入新翻的泥土<BR>依旧能够丈量来年的收成吗<BR>我太久不沾泥土的双手<BR>已经扶不起陈旧的木犁了<BR><BR>一杯烈酒里<BR>你的胡须和夜晚一起颤动<BR>甘南的午后<BR>春天还是很凉<BR>一些种子撒落他乡<BR>已经长不成壮硕的青稞了<BR><BR>三<BR>坐在春天的午后<BR>一些黄沙正漫过草原<BR>一些牛羊不再缘风而走<BR>我黑脸膛的弟弟<BR>已经无意修补<BR>那个雕花的马鞍<BR><BR>谁把最初的陌生带来<BR>谁又把最后的陌生带走<BR>甘南的午后<BR>一缕阳光合适地落上地面<BR>曾经熟悉的山头<BR>一些青草<BR>依旧没有发芽<BR><BR>2004年4月15日兰州<BR><BR><BR><BR><BR>谁在这个季节踏歌而来<BR><BR><BR>谁在这个季节踏歌而来<BR>谁,又将在这个季节<BR>转身离去<BR>我亲亲的兄弟<BR>一杯水就晾在窗台上<BR>为什么悲伤,仍旧<BR>会在同一时刻<BR>击中这么大的人群<BR><BR>曾经从春天的城市出发<BR>向高原一路走来<BR>我只是为了,亲近<BR>雪域母亲的白发鬓鬓<BR>她翘首期盼的目光<BR>足以让所有人<BR>在故乡的门口喝醉<BR><BR>亲爱的,请不要在<BR>曾经的路口等待<BR>一条河流穿过黑夜<BR>悄无声息<BR>一些鲜花<BR>正在黎明前愤怒盛开<BR>而我们离去的姿势<BR>注定不会很美<BR><BR>2004年4月14日兰州<BR><BR><BR><BR>清明,归乡的脚步尚未温暖<BR>  <BR>  <BR>  <BR>  1<BR>  十年以后<BR>  归乡的路径<BR>  依旧没有改变<BR>  清明如期来临<BR>  而天气正在转暖<BR>  <BR>  这个季节<BR>  脚下的尘土,依旧<BR>  遮掩着游子的脚步<BR>  向你靠近的时候<BR>  我尚未痊愈的肋骨<BR>  在家门口再次折断<BR>  <BR>  2<BR>  一杯清酒<BR>  被嫩绿的草芽打翻<BR>  一掊黄土<BR>  深埋着祖先的预言<BR>  <BR>  走过天界的老祖母<BR>  你慈爱的面容<BR>  正翻过高原<BR>  为我点亮行路的灯盏<BR>  <BR>  3<BR>  也许<BR>  被琐事压弯的脊梁<BR>  只能在醉酒的故乡<BR>  慢慢伸直<BR>  或者突然折断<BR>  <BR>  而又能够记念什么呢<BR>  穿过太阳底下<BR>  那些深深浅浅的影子<BR>  已经彻底丢失了<BR>  能够正确倾诉的语言<BR>  <BR>  2004年4月7日兰州<BR><BR><BR><BR>这个春天,生活在异乡<BR><BR><BR>这个春天<BR>生活在异乡<BR>我知道那些炊烟<BR>必将在梦中远去<BR>火一样的生活<BR>必将在梦中远去<BR><BR>歌谣里的姑娘<BR>会在某个黎明悄悄走失<BR>醉酒的兄弟<BR>不再把钢刀和马匹<BR>留给远走的自己<BR><BR>今夜月白如水<BR>如果沿黄河上行<BR>首曲牧场<BR>你将见到<BR>成群的牛羊<BR>在三月里移动<BR>成群的风<BR>在三月里移动<BR><BR>而十年以后<BR>天气转暖,春天来临<BR>异乡的桃花<BR>就在窗外<BR>次第盛开<BR><BR>2004年3月8日兰州<BR><BR><BR><BR><BR>面朝黄河,背对生活<BR><BR><BR>                1<BR>这个季节我面朝黄河<BR>亘古的风雪已经远逝<BR>一场细雨<BR>在城市周围落下<BR>钟情的生活就在身后<BR>而苦难已经远逝<BR><BR>春天已经来临<BR>背对生活的影子<BR>日渐温暖<BR>一些人走出走进<BR>他们幸福的脸上布满平静<BR><BR>               2<BR>我知道颂扬只需心情<BR>回忆苦难却要鼓足勇气<BR>衣锦还乡只是年轻的冲动<BR>我们的村庄<BR>在前方不远<BR>目光就站在山梁顶端<BR>贫穷逐渐向下行走<BR><BR>这个季节我面朝黄河<BR>居身的地方名字叫做安宁<BR>一些不再代表暧昧的桃花<BR>将在身边不远处<BR>阳光一样慢慢盛开<BR><BR>2004年3月5日兰州<BR><BR>需要一场大雪把我唤醒<BR><BR>这个季节<BR>大风从空中吹过<BR>虫子在地表爬行<BR>泥土和泥土谈论着爱情<BR>需要一场大雪<BR>把我唤醒<BR><BR>这个季节<BR>衣衫不再褴褛<BR>故事无人聆听<BR>语言磨擦着粗糙的思想<BR>需要一场大雪<BR>把我唤醒<BR><BR>这个季节<BR>天气已经转暖<BR>花朵次第盛开<BR>温暖逐渐占据生活的中心<BR>需要一场大雪<BR>把我彻底唤醒<BR><BR>2004年4月22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8-19 21:25 , Processed in 0.506579 second(s), 1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