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索木东

《故乡是甘南》——刚杰·索木东的诗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6 10: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告]个人主页,欢迎各位方家指导!http://suomudong.blogone.ne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6 22: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大家都有当年的地下党员终于找到组织的感觉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7 10: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已经猜到谁是谁了!

我已经猜到谁是谁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7 10: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刚杰兄

刚杰兄一定猜不到我是谁!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7 11: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知道,请明示。

真不知道,请明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4-27 11: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真的不认识

但到这里,都会是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27 11: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那是!

我们都有一个目的,我们都向一个方向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4-30 14: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雨落下,落不到我的怀中

雨落下,落不到我的怀中<BR><BR>刚杰·索木东<BR><BR>清晨起来,一场雨正在洗刷着城市布满灰尘的天空。该是这个夏天比较大的一场雨了,脚下是校园平畅的道路,并没有多少积水。早起的路上还没有多少人经过,雨落上伞面,滴答出几许零碎的声音。<BR>突然有一种怅茫萦绕四周。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也许是苍老的父亲,一大早打来询问归期的电话。也许,是个人文学主页上那位没有留下真实姓名的朋友,在这座城市另一个角落里发来的淡淡问讯。随脚步溅起的小小水花,干在鞋面上只剩下一些污渍。雨正在落下,却落不到我的怀里。<BR>五一长假来临,一些人正在策划着一些远远近近的旅行,我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向哪里。其实也没有真正流浪过,但久蛰的心底,多年来一直溢满流浪的感觉。其实也没有真正历涉过孤苦的旅程,但伸向天空的双手,已经托不起略显疲惫的脸上,那缕鲜活的笑容了。<BR>魂思梦萦的故乡就在远方,可沾满灰尘的脚步,踏上归途时却愈来愈加沉重。日夜牵念的家人就在远方,可归家的路上,却满布着无奈和惆怅。在阳光下坚强或者颓废地行走,我不知道,自己长长的影子里,究竟包涵着多少命定的孤独?很多年以来,就一直在这种淡淡的情绪之中,生活、学习、工作、写作。不知道这些情绪能够保持多久。不知道这些情绪,直到什么时候才能散去。也不知道,带着这种情绪上路,自己究竟能够到达什么地方。我只知道自己一直在行走,一直在一条似乎明朗的路上,不知深浅地行走。有目标,却没有方向。<BR>很久以前,对酒当歌的岁月,年轻的眼睛里,曾经书写过骄傲和轻狂。很久以前,无限憧憬的日子,清澈的眸子里,曾经描绘过单纯和梦想。但是,请告诉我,那些花一样绽放,而后雾一样散去的青春,难道就真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吗?那些老在风中的笑容,果真只能成为今天的美好记忆吗?生活就如一条风干的鱼,挂在我们褪了色的窗口,你还会是那个骄傲的渔者吗?<BR>很久以前,那个曾经一遍遍行走在雨里,寻找过诗歌的男孩,那个从来不会打伞的男孩,又击痛过谁脆弱的记忆呢?<BR>走在雨里,雨不断落下,却落不到我的怀中。<BR><BR>2004年4月30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8 11: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组诗《故乡是甘南》选二:

五月,在桑科见雪 <BR><BR>怎样才能完成 <BR>贴紧热身子的那种靠近 <BR>五月,在遥远的雪域 <BR>怎样才能完成 <BR>那种对人生的真实承诺 <BR><BR>在名叫桑科的那片草原 <BR>在一场五月的雪中 <BR>惟一只能看见 <BR>那些还没有来及定义的情节 <BR>羊群一样 <BR>在没有主张的大街上散漫而行 <BR><BR>亲近故乡 <BR>亲近数十年前的那些向往 <BR>我醉卧草原的姿势 <BR>已经不再优美 <BR>那些曾经歌颂千年的爱情 <BR>已经不再优美 <BR><BR>而东去的朋友 <BR>依旧伤心在同一个夜晚 <BR>伸出去的双手 <BR>既然没有握住什么 <BR>也就习惯于忘记了收回 <BR><BR>就在五月 <BR>就在名叫桑科的那片草原 <BR>当我再一次 <BR>把布满皱纹的额头 <BR>伸进故乡的大雪 <BR>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BR><BR>2001年5月16日甘南 <BR><BR><BR>雪线以上的对话 <BR><BR>无法真正理解 <BR>十万佛的至深含义 <BR>无法真正理解 <BR>菩提树迎风作响的夜晚 <BR>十万佛一起做狮子吼的威力 <BR><BR>无法真正理解 <BR>雪线以上 <BR>至尊六世达赖喇嘛 <BR>用优美的诗句 <BR>所昭示的人生佳境 <BR>无法真正理解 <BR>青海湖畔 <BR>圣哲仓央嘉措 <BR>唱着美丽的情歌 <BR>悄然遁去 <BR><BR>但我至少相信 <BR>那一天的雪域上空 <BR>并没有阴云密布 <BR>我至少相信 <BR>那一天的青海湖畔 <BR>确实有一个很幸福的牧羊人 <BR>在碧空万里的雪线之上 <BR>和一个真正的歌者 <BR>共饮了一碗青稞土酒 <BR><BR>而西宁二十一世纪的大街上 <BR>已见不到 <BR>那一百头雄性牦牛 <BR>下垂的睾丸和狂奔的蹄印 <BR>西宁二十一世纪的大街上 <BR>诗人昌耀已经远逝 <BR>他最后从高楼上坠下的绝笔 <BR>已经足以让所有真正的歌者 <BR>彻底远逝 <BR><BR>那么,今天 <BR>在塔尔寺 <BR>在青海湖畔 <BR>在雪线以上 <BR>谁还能作为真正的守望者 <BR>以一种不变的姿势 <BR>像风一样默默地对话 <BR><BR>2001年5月25日兰州 <BR><BR>秋天,给我的故乡 <BR><BR>那座鹰飞起的寨子还平安吗 <BR>那条石子铺就的背水路上 <BR>是否已经落下 <BR>厚厚的寒霜 <BR><BR>出门时的那匹马驹长大了吗 <BR>出门时的那种表情 <BR>可否已经结成 <BR>草原最丰硕的粮食 <BR><BR>青稞摞上架的日子 <BR>一碗奶茶应该熬热了吧 <BR>从雪山来到城里的姑娘 <BR>你的脸上 <BR>应该有那永远灿烂的笑容了 <BR><BR>风把头向四季的四个方向伸着 <BR>从秋天的故乡出发 <BR>一段路就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BR>蔓延一种成果 <BR><BR>而我确实无法感动 <BR>故乡就象那段折断在胸口的肋骨 <BR>让我在弯腰的每一瞬间 <BR>都在体会那揪心的一痛 <BR><BR><BR><BR>游牧在一座城市 <BR><BR>游牧在一座城市 <BR>我的皮鞭断了,阿妈 <BR>走过这条青幽幽的马路 <BR>无法看到真实的绿色 <BR>如何在秋天慢慢变老 <BR><BR>游牧在一座城市 <BR>鹰骨的笛子伴随夜幕的乐章 <BR>已经无法合适的吹奏 <BR>站上山头望不到归乡的路口 <BR>从生命低处闪烁着的生动火苗 <BR><BR>游牧在一座城市 <BR>什么还是我忠诚的羊群 <BR>风以风的形式标榜着虚无 <BR>四季的肋条裸露在大地上 <BR>而命定的圆心里 <BR>找不到可以远去的符号 <BR><BR>游牧在一座城市 <BR>折断了的皮鞭 <BR>深深戳痛了 <BR>我和这座城市 <BR>所有的骄傲 <BR><BR><BR><BR>无 言 的 纪 念 <BR><BR><BR>太阳落了 <BR>而用黑暗打磨过的 <BR>灵魂已经可以 <BR>发出光芒了 <BR>有些人用聪明揭示着欺骗 <BR>我无言的纪念却撞伤了 <BR>自己透视一切的眼睛 <BR><BR>牧草发黄 <BR>鹰的眼界还是那么宽广 <BR>心灵约会黑暗的瞬间 <BR>那条由牧羊犬引导的路 <BR>在游子今夜的梦中 <BR>如此漫长而坎坷 <BR><BR>绝尘而去,兄弟 <BR>马背上还有起初的故事吗 <BR>大风吹过草地的早晨 <BR>我们二十年前嬉戏的地方 <BR>还生长着清冽冽的露水吗 <BR><BR>无法解释一座城市 <BR>最后的拥有 <BR>和最初的失去 <BR>站在秋风渐凉的街头 <BR>兄弟,你还能象以前那样 <BR>面无表情的接过 <BR>一颗寒酸的祝福的心吗 <BR><BR>2000年8月28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8 11:4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组诗《故乡是甘南》选三:

在青稞点头的地方 <BR><BR>青稞点头的路口 <BR>风把四季的门次第打开 <BR>一段路在脚不能到达的地方 <BR>把零落的肋骨仔细收藏 <BR><BR>谁的生命在浅薄之外 <BR>花一样没有理由的绽放 <BR>一双手既然选择了远方 <BR>就已经不想握起 <BR>所有雨后的苍茫 <BR>即使今夜,我将错失 <BR>所有的火种或者幸福 <BR><BR>我知道穿越雪山需要勇气 <BR>我直待雪光漫起 <BR>然后站在一段无人能解的谜语里头 <BR>让一个又一个故事盛开得美丽无比 <BR><BR>而谁又能给我最后的安慰 <BR>白发的尽头并排站着苍老的母亲 <BR>在梦开始增多的夜晚 <BR>我无法放牧 <BR>自己日渐减少的羊群 <BR><BR>而青稞无法点头 <BR>青稞的生命在田野之外 <BR>今夜我只能静静地卸下头颅 <BR>然后站在光明丢失的路口 <BR>把史诗歌一样慢慢传诵 <BR>2000年9月26日兰州 <BR><BR>怀 念 <BR><BR>怎样才能 <BR>用整整一生的时间 <BR>来完成一种怀念 <BR>平凡得一滴水一样的人们 <BR>怎样才能 <BR>用一辈子的眼光 <BR>来丈量和你们一样厚实的大地 <BR><BR>年轻的生命终将完结 <BR>又有谁能够 <BR>坦然地面对一脸皱纹 <BR>走过傍晚的市郊 <BR>一种叫做丁香的花卉 <BR>正在香遍四月的西部 <BR><BR>这个时候走过高原的人群 <BR>已经无法表露 <BR>一种合适的表情 <BR>带着诗歌靠近一座城市 <BR>临水的故事 <BR>却已经与春天渐去渐远 <BR><BR>而我们怎样表述才不为过 <BR>值得怀念的 <BR>不仅仅是那些诚恳的面孔 <BR>最后带给这个世界 <BR>一些意想不到的笑容 <BR>2001年4月16日 <BR><BR><BR>故 乡 在 远 方 <BR><BR><BR>故乡在远方 <BR>种植着思恋 <BR>而不言的神 <BR>正打马走过天边 <BR><BR>只能一次又一次 <BR>把远古的呼唤 <BR>留给未知的从前 <BR>然后用心等待 <BR>那些声音以外的音节 <BR>踏雪而来 <BR><BR>惟有这样坚持 <BR>祈祷的最后一种姿势 <BR>衰老跌倒在阿妈的纺锤里 <BR>把她的美丽 <BR>和羊毛的命运一同捻长 <BR><BR>所有的幸福 <BR>就在天边璀璨如一片云霞 <BR>十八年前吹着牧笛的那个少年 <BR>仅仅只用 <BR>和太阳一起落山的一个背影 <BR>就击痛了高原贫瘠的心脏 <BR><BR>我只能这样表述—— <BR>那个以酒度日的康巴兄弟 <BR>那个对水梳妆的卓玛妹妹 <BR>甚至还有 <BR>那些游走在荒原上的 <BR>孤独的魂灵 <BR>谁都没有留意 <BR>风正走在 <BR>去春天的路上 <BR><BR><BR><BR><BR>在西部,我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BR><BR><BR>1 <BR><BR>远居南国的朋友 <BR>在西部,我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BR>譬如雪莲、红柳、胡杨 <BR>譬如雪山、大漠、戈壁 <BR>还有对月独醉的陌生过客 <BR>还有抱刀而眠的强盗兄弟 <BR><BR>这一切我都不能给你 <BR>我只能给你 <BR>大风吹来的方向 <BR>和故乡永世不干的苦涩泉水里 <BR>高原一声接着一声的沉重呼吸 <BR><BR>我只能给你,那些 <BR>干涸的黄土地凄血的旋律 <BR>挥汗如雨的季节 <BR>红腰带的哥哥一去千里 <BR>颗粒无收的地头 <BR>长不高背井离乡的谣曲 <BR><BR>我只能给你 <BR>母亲河的源头 <BR>扬起猎猎寒风的晨曦 <BR>藏家妹子背水走过的路口 <BR>大草原的月光 <BR>无法成为牛羊越冬的完整外衣 <BR><BR>2 <BR><BR>远居南国的朋友 <BR>在西部,我确实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BR>譬如有关阳关的悲怆和雄伟 <BR>譬如有关敦煌的大美和壮丽 <BR>还有喋血戈壁的落寞刀客 <BR>还有折戟大漠的末路英雄 <BR><BR>这一切我都不能给你 <BR>我只能给你 <BR>黄沙扬起的午后 <BR>已经化为美丽回忆的 <BR>那些苍凉的嗓音和清脆的驼铃 <BR>露宿历史的街头 <BR>洒落我们额头的 <BR>只剩下那些尚未来及干去的 <BR>昨夜随歌声洒落的几滴露水 <BR><BR>真的,南国的朋友们 <BR>空有一个西部人的胸怀 <BR>我却不能给你太多的什么 <BR>包括充盈你梦境的 <BR>有关西域的圆月和残阳 <BR>还包括你想象之外 <BR>已经不复存在的 <BR>那些绿洲上渗水的足迹 <BR><BR>这些都不能给你 <BR>我只能给你风 <BR>还有风的尽头 <BR>那个苍老的男人 <BR>没有任何含义的 <BR>那双渍满热泪的眼睛 <BR><BR>2001年3月21日兰州 <BR><BR><BR>草 原 图 画 <BR><BR><BR>1 <BR><BR>在草原的那头 <BR>我以另一种方式和你对话 <BR>亲爱的朋友 <BR>在草原的那头 <BR>我只能 <BR>以一种存在之外的方式 <BR>和你像风一样交流 <BR><BR>打马而过的寨子里 <BR>无言的神看到了吗 <BR>我黑脸蛋的新娘 <BR>背水走进三月 <BR>她幸福的影子 <BR>是春天最美丽的注脚 <BR><BR>母亲河开始拐弯的地方 <BR>只能叫做家乡 <BR>那匹长高了的马驹 <BR>留守在阳光的路口 <BR>白头发的阿妈 <BR>洁白的心愿 <BR>就在转经桶的祝福里 <BR>随炊烟一起 <BR>在暮色中静静升起 <BR><BR>2 <BR><BR>顺那条大街走来的 <BR>那个耿直的康巴人 <BR>红缨子一样鲜活的心肠 <BR>会照耀你整个夜晚的愉快 <BR>猎猎作响的经幡 <BR>就在最不经意的一瞬 <BR>阐释人生最后的方向 <BR><BR>而命定要翻过去的那片高地 <BR>仍旧在久远的地方 <BR>一抹绿色高出雪原 <BR>春天其实已经走出很远 <BR><BR>3 <BR><BR>而这个时候 <BR>你最好不要在草原那头的 <BR>任何地方肆意流浪 <BR>比如说在青海湖畔 <BR>比如说在阿尼玛卿脚下 <BR>这个时候的冰雪 <BR>已经远远没有传说中 <BR>那么晶莹剔透 <BR><BR>也许只能有一种感觉 <BR>才会让你在春天到来的路上 <BR>想到一些很久以前的东西 <BR>而草原的图画 <BR>已经远远超出你想象中 <BR>所有的色彩斑斓 <BR><BR>2001年3月8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8-19 21:26 , Processed in 0.491636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