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索木东

《故乡是甘南》——刚杰·索木东的诗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5-8 11: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组诗《故乡是甘南》选四:

甘南,午后的叙述<BR><BR><BR>一<BR>你站在路口的身影<BR>足以把一天的日子<BR>无限拉长<BR>那辆晚点的客车<BR>果真是你惟一的等待吗<BR>那个满脸疲惫的游子<BR>果真能带给你<BR>晚年真正的安慰吗<BR><BR>春天依旧来得很迟<BR>甘南的午后<BR>太阳逐渐西斜<BR>屋檐下的母亲<BR>解开发辫<BR>我看到故乡的大雪<BR>纷纷扬扬地落下<BR><BR>二<BR>你伴随太阳落地的吆喝<BR>依旧能让<BR>整个寨子的早晨无比嘹亮吗<BR>阿爸,你散漫有序的脚步<BR>踏入新翻的泥土<BR>依旧能够丈量来年的收成吗<BR>我太久不沾泥土的双手<BR>已经扶不起陈旧的木犁了<BR><BR>一杯烈酒里<BR>你的胡须和夜晚一起颤动<BR>甘南的午后<BR>春天还是很凉<BR>一些种子撒落他乡<BR>已经长不成壮硕的青稞了<BR><BR>三<BR>坐在春天的午后<BR>一些黄沙正漫过草原<BR>一些牛羊不再缘风而走<BR>我黑脸膛的弟弟<BR>已经无意修补<BR>那个雕花的马鞍<BR><BR>谁把最初的陌生带来<BR>谁又把最后的陌生带走<BR>甘南的午后<BR>一缕阳光合适地落上地面<BR>曾经熟悉的山头<BR>一些青草<BR>依旧没有发芽<BR><BR>2004年4月15日兰州<BR><BR><BR><BR><BR>谁在这个季节踏歌而来<BR><BR><BR>谁在这个季节踏歌而来<BR>谁,又将在这个季节<BR>转身离去<BR>我亲亲的兄弟<BR>一杯水就晾在窗台上<BR>为什么悲伤,仍旧<BR>会在同一时刻<BR>击中这么大的人群<BR><BR>曾经从春天的城市出发<BR>向高原一路走来<BR>我只是为了,亲近<BR>雪域母亲的白发鬓鬓<BR>她翘首期盼的目光<BR>足以让所有人<BR>在故乡的门口喝醉<BR><BR>亲爱的,请不要在<BR>曾经的路口等待<BR>一条河流穿过黑夜<BR>悄无声息<BR>一些鲜花<BR>正在黎明前愤怒盛开<BR>而我们离去的姿势<BR>注定不会很美<BR><BR>2004年4月14日兰州<BR><BR><BR><BR>清明,归乡的脚步尚未温暖<BR>  <BR>  <BR>  <BR>  1<BR>  十年以后<BR>  归乡的路径<BR>  依旧没有改变<BR>  清明如期来临<BR>  而天气正在转暖<BR>  <BR>  这个季节<BR>  脚下的尘土,依旧<BR>  遮掩着游子的脚步<BR>  向你靠近的时候<BR>  我尚未痊愈的肋骨<BR>  在家门口再次折断<BR>  <BR>  2<BR>  一杯清酒<BR>  被嫩绿的草芽打翻<BR>  一掊黄土<BR>  深埋着祖先的预言<BR>  <BR>  走过天界的老祖母<BR>  你慈爱的面容<BR>  正翻过高原<BR>  为我点亮行路的灯盏<BR>  <BR>  3<BR>  也许<BR>  被琐事压弯的脊梁<BR>  只能在醉酒的故乡<BR>  慢慢伸直<BR>  或者突然折断<BR>  <BR>  而又能够记念什么呢<BR>  穿过太阳底下<BR>  那些深深浅浅的影子<BR>  已经彻底丢失了<BR>  能够正确倾诉的语言<BR>  <BR>  2004年4月7日兰州<BR><BR><BR><BR>这个春天,生活在异乡<BR><BR><BR>这个春天<BR>生活在异乡<BR>我知道那些炊烟<BR>必将在梦中远去<BR>火一样的生活<BR>必将在梦中远去<BR><BR>歌谣里的姑娘<BR>会在某个黎明悄悄走失<BR>醉酒的兄弟<BR>不再把钢刀和马匹<BR>留给远走的自己<BR><BR>今夜月白如水<BR>如果沿黄河上行<BR>首曲牧场<BR>你将见到<BR>成群的牛羊<BR>在三月里移动<BR>成群的风<BR>在三月里移动<BR><BR>而十年以后<BR>天气转暖,春天来临<BR>异乡的桃花<BR>就在窗外<BR>次第盛开<BR><BR>2004年3月8日兰州<BR><BR><BR><BR><BR>面朝黄河,背对生活<BR><BR><BR>                1<BR>这个季节我面朝黄河<BR>亘古的风雪已经远逝<BR>一场细雨<BR>在城市周围落下<BR>钟情的生活就在身后<BR>而苦难已经远逝<BR><BR>春天已经来临<BR>背对生活的影子<BR>日渐温暖<BR>一些人走出走进<BR>他们幸福的脸上布满平静<BR><BR>               2<BR>我知道颂扬只需心情<BR>回忆苦难却要鼓足勇气<BR>衣锦还乡只是年轻的冲动<BR>我们的村庄<BR>在前方不远<BR>目光就站在山梁顶端<BR>贫穷逐渐向下行走<BR><BR>这个季节我面朝黄河<BR>居身的地方名字叫做安宁<BR>一些不再代表暧昧的桃花<BR>将在身边不远处<BR>阳光一样慢慢盛开<BR><BR>2004年3月5日兰州<BR><BR><BR><BR>需要一场大雪把我唤醒<BR><BR>这个季节<BR>大风从空中吹过<BR>虫子在地表爬行<BR>泥土和泥土谈论着爱情<BR>需要一场大雪<BR>把我唤醒<BR><BR>这个季节<BR>衣衫不再褴褛<BR>故事无人聆听<BR>语言磨擦着粗糙的思想<BR>需要一场大雪<BR>把我唤醒<BR><BR>这个季节<BR>天气已经转暖<BR>花朵次第盛开<BR>温暖逐渐占据生活的中心<BR>需要一场大雪<BR>把我彻底唤醒<BR><BR>2004年4月22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5-8 12: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月回家,我一定要去桑棵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5-8 12: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惟有这样坚持 <BR>祈祷的最后一种姿势 <BR>衰老跌倒在阿妈的纺锤里 <BR>把她的美丽 <BR>和羊毛的命运一同捻长 <BR><BR>。。。。。。<BR><BR>索东的笔下产生的文字是这样的美!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5-8 13: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9 07: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多来、多写、多交流 !

梅朵,其实这儿每一个人的文笔都美过我十倍!<BR>欢迎多来、多写、多交流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5-9 08: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闲聊]

你好,索木东老师,你记得我吗?以前扎西给我说过你的邮件,可是我没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5-9 08:2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嘎代才让的诗

《早晨的一首短诗》 <BR><BR>这是被特意留下的 <BR>一叠诗卷 <BR>讲述的是粘满霜的草地 古寺和经幡。 <BR>有关黎明前的河水。 <BR>然后,我瞩目逃亡的羊群。 <BR><BR>草原持续展开—— <BR>也没有车辆经过,然而又是一个 <BR>又黑又长的道路。 <BR><BR>后来,赶羊的少女 <BR>缓缓抬起沉重的头颅 <BR>独自享受高原烈日下的气味。 <BR><BR>《王尕滩手记》 <BR><BR>今年三月,顺水而下的羊群 <BR>在马路边生儿育女。 <BR><BR>今年三月,三十四匹大马穿过田野 <BR>踩烂了刚刚绽开不久的马兰。 <BR><BR>今年三月,一群人在国道边 <BR>等待去往郎木寺的客车。 <BR><BR>今年三月,天水的卡车上装着甘南的羊 <BR>在前往临夏的路上被翻。 <BR><BR>《自画像》 <BR><BR>灯光暗下来。我染白了黑夜的颜色 <BR>——那是我对暗的厌恶。 <BR><BR>皮肤干燥,短时间内 <BR>容易倒下去, <BR>然后,凄迷中发现自己的影子在浮动。 <BR><BR>恍惚之中我碰见了那些熟悉的灵魂 <BR>诗歌或足球,音乐。 <BR>仿佛一级级台阶,降自地狱的炉口 <BR><BR>此际,我并不是一枚钥匙的锈迹, <BR>并不是一场期待的悲剧或喜剧 <BR>但,我让许多人试受罪过。 <BR><BR>最后,我就要在无遮挡的天地间 <BR>透彻地审视自己的所作所为。 <BR><BR>《布达拉·藏经洞》 <BR><BR>黑夜的油盏,犹如天上掉下来的星辰, <BR>归于万籁的寂静—— <BR><BR>经卷中的草原:默默无言。 <BR>经卷中的人类:归入天空。 <BR><BR>就在这万马驰离的草原上 <BR>我最后梦见:松赞干布时代的帝国。 <BR><BR>《初夏的絮语》 <BR><BR>天堂的水并不比我心里的多 <BR>在长期跋涉与逃避的灵魂中 <BR>窃窃地强化了我充满期待的心绪。 <BR><BR>在一切都模糊之后,你的手 <BR>抹去了所有的日子 <BR>抹去了有关你的一切。 <BR><BR>时间臃肿的雨披下, <BR>谁在解释天空的色泽 <BR>世界另一端的风情,也能随时被他人 <BR>捏在掌心揉戏、浏览。 <BR><BR>只有一个人,还这样小心地 <BR>扫着这奔跑的小路 <BR>一直扫到秋天的窗前。 <BR><BR>雨后的牧羊是阳光洒下的花朵 <BR>还有缕缕膻香的到来 <BR>使我提前进入期待已久的一座村庄。 <BR><BR>《大昭寺的壁画》 <BR><BR>天空中跑去的云朵 <BR>大地上埋下的骸骨,和坡道上伫立的羚羊 <BR>是一场救赎的念想 <BR><BR>山高水长,就在万物复活的时刻 <BR>神灵在一张沉痛的羊皮上刻出传奇和谣曲 <BR>不停地诵念。 <BR><BR>——那最高的,天上打坐的人; <BR>是跟我失散已久的宗喀巴大师。 <BR><BR><BR>           2003.11.2西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9 09: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你!

多来,多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9 09: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母亲,你的生活跟季节无关

母亲,你的生活跟季节无关<BR><BR>(藏族)刚杰·索木东<BR><BR>站在季节的头里<BR>春耕、夏做、秋收、冬藏<BR>每一阵雨雪都会打湿你的肩头<BR>每一阵风<BR>都会吹乱你斑白的头发<BR>我的母亲<BR>你的劳作随季节移动<BR>你的生活<BR>却跟季节无关<BR><BR>你没有节日<BR>我的文盲母亲<BR>在已经步入晚年的时候<BR>你甚至还没有<BR>一个确切的生日<BR>你只记住了草地返青的时候<BR>就是儿子远行的日子<BR>你只记住了羊群剪毛的时候<BR>你的女儿<BR>就会远嫁他乡<BR><BR>今天就是母亲节,妈妈<BR>儿子远游的这座城市<BR>花朵又一次异常芬芳<BR>不知道该把异乡的祝福<BR>如何向你传达<BR>苍老的母亲<BR>就站在季节头里<BR>你的生活<BR>依旧跟季节没有关系<BR>2004年5月9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4-5-9 11: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索东,我知道,这里有很多出色的写手。<BR><BR>梅朵的文字写的好,很惭愧啊,但我会虚心学习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8-10-21 22:52 , Processed in 0.554882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