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索木东

《故乡是甘南》——刚杰·索木东的诗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3 10: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我们其实都在坚持一种远离中的追寻!

远离的只是身体,或者说是文本。而靠近和追寻的,却是我们的心,还有从心地里升腾的亘古不渝的情节,那是真正的靠近和追寻。因为我们已经站在了远方,这样我们将看得更清楚、看得更远更深……<BR>这就如我们的创作,既有继承,又有开拓。既有怀念和向往,更多的是忧患与更新!也许,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在继承中确实发扬光大自己的文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3 10:35:4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用导游!

只是回家!哪怕我们是千年以后的游子,回家的脚步一样不会陌生、一样不会踯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3 11: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季节,请你来到草原

这个季节,请你来到草原<BR><BR>(藏族)刚杰·索木东<BR><BR>这个季节,五月的草原<BR>云往上走,风向下吹<BR>一些草地开始泛绿<BR>一些牛羊开始长膘<BR>一些雨滴,洒落的姿势<BR>逐渐优美<BR><BR>这个季节,地球的另一个角落<BR>炮火肆虐、暗杀盛行<BR>你看不到牡丹鲜美地盛开<BR>你只能看到,眼泪和愤怒<BR>烧红了贫穷和屈辱的眼睛<BR><BR>这个季节,请你来到草原<BR>舍弃沉重的行囊<BR>揉揉生涩的眼睛<BR>然后席地而坐<BR>抬头望望天空,或者<BR>俯首看看心灵<BR><BR>这个季节,五月的草原<BR>已经布满清澈的露水<BR>有歌声飘起的夜里<BR>你将会听到<BR>一些声音<BR>就在骨头缝隙里<BR>为我们带来永恒的安静<BR><BR>2004年5月13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4 09: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两位

多多交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4 12: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念妈妈!

想念白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7 09:34:31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吟九寨,走过敦煌

《行  吟  九  寨》<BR><BR><BR>之一<BR><BR>谁把昨夜的酒杯<BR>打翻在地<BR>谁又把一段美丽的往事<BR>打翻在地<BR>走过九寨<BR>灰尘扬起<BR>谁清澈的眸子<BR>流不出一滴眼泪<BR><BR>之二<BR><BR>长挂胸口的信仰<BR>还在哪里<BR>打在心上<BR>那个神圣的符号<BR>又在哪里<BR>人心依旧<BR>而我的路途<BR>在繁华的沟口<BR>失去了方向<BR><BR>之三<BR><BR>需要一双什么样的眼睛<BR>才能把风景真正留驻<BR>需要背负怎样的命运<BR>才能把迷人的故事<BR>在一个个夜晚传诵<BR>海子无语<BR>经幡飘动<BR>一弯残月斜挂<BR>九座寨子依旧<BR>而我黑脸膛的牧人兄弟<BR>找不到回家的路<BR><BR>2003年8月28日兰州<BR><BR><BR>《走  过  敦  煌》<BR><BR><BR>之一: 走进敦煌<BR><BR>河西以西<BR>黄沙遮面<BR>一些牛羊走进夕阳<BR>一段影子<BR>倒在路旁无人问及<BR><BR>谁能把一滴热血<BR>毫无保留地撒向大地<BR>谁能把<BR>一双空空的瘦手<BR>伸进真正的戈壁<BR>路越走越远<BR>而我们的旅程<BR>还没有开始<BR><BR>之二:夜宿敦煌<BR><BR>黑夜如期来临<BR>一粒沙子<BR>扬不起生命里的希冀<BR>一盏路灯下的敦煌<BR>宁静,却不象处子<BR><BR>在敦煌<BR>在夜里的敦煌<BR>一尊头像被完美的复制<BR>一杯酒打翻在地<BR>一些情节逐渐忘记<BR><BR>之三:告别敦煌<BR><BR>在露水没来急干去的早晨<BR>和敦煌匆匆而别<BR>万佛齐颂<BR>鸣沙无语<BR><BR>告别的方式<BR>已经十分简单<BR>故人还在<BR>阳关以西<BR><BR>之四:嘉峪关口的阳光<BR><BR>谁还能叩石问路<BR>谁还能歃血为盟<BR>雄关如铁<BR>游人如织<BR>而风光已经<BR>不能入画<BR><BR>一匹骆驼静卧关口<BR>一缕艳阳洒落头顶<BR>沧桑的历史<BR>不再沉重如昔<BR><BR>之五:路过安西<BR><BR>见面,然后各自离去<BR>所有的故事<BR>在所有的路口<BR>只能这样记叙<BR><BR>不知道此刻<BR>风,会从哪个方向吹来<BR>走过安西<BR>却走不过自己的影子<BR><BR>2003年8月26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7 09: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母亲的5首诗和1篇散文

给母亲的5首诗和1篇散文<BR><BR>                              (藏族)刚杰·索木东<BR><BR>《这个季节的雪没有落下》<BR>                            <BR>·1·<BR><BR>这个季节的雪一直没有落下<BR>妈妈,这个季节<BR>你远游的爱子<BR>依旧不能回家<BR>鹰飞过的那片土地还平安吗<BR>为何昨夜的泪水<BR>依旧打湿永久的牵挂<BR><BR>青稞摞上架的日子<BR>黑色的诱惑在眼前不远处<BR>打开远离故土的所有困惑<BR>而谁又站在大敞开的门洞里<BR>用一盏孤灯<BR>等待冬夜归来的你我<BR><BR>·2·<BR><BR>无意去讴歌什么<BR>这个季节的雪始终没有落下<BR>谁还像一个平静的智者<BR>任平静的生活<BR>沙子一样筛落<BR><BR>远离你的呼唤<BR>妈妈,旅居他乡的儿子<BR>仍是你嘴角的那缕骄傲吗<BR>醉倒在城市的街灯里<BR>我只能看到<BR>祖先一千年前的心愿<BR>在这座临水的城市<BR>花一样静静绽放<BR><BR>·3·<BR><BR>只能这么老去<BR>妈妈,千丝万缕的系念<BR>我尚无法回答<BR>就如一片不合时令的叶片<BR>在这个遥远的城市<BR>即不能永立枝头又不能潇洒的落地<BR><BR>带着儿子的思念<BR>那条老路依旧清晰吗<BR>妈妈,远离你的日子<BR>迟缓的脚步依旧无法踩响<BR>这座城市临水的福音<BR>那朵苏鲁花<BR>又为谁捎来带露的忧郁<BR>而这个季节的雪还是没有落下<BR><BR>·4·<BR><BR>昨夜的故事已在千年以前追忆<BR>妈妈,谁还在昨天的草地上<BR>等着用花手帕包藏远去的童年<BR>牧歌悠扬的夜晚<BR>我如何摸着一缕熟悉的炊烟回家<BR><BR>那和黑帐篷一起老去的<BR>还有我对故乡的最后遗漏吗<BR>深藏箱底的那管鹰笛<BR>尤带着父亲的体温<BR>却已经吹奏不出<BR>那些贴近蓝天白云的音色了<BR><BR>·5·<BR><BR>而今夜无怨无悔<BR>妈妈,随一盏孤灯落地的<BR>已不仅仅是生活的苦涩<BR>那怕这个季节将干涸千年<BR>摆上桌前的祝福<BR>足以充盈四季的饥渴<BR><BR>年关将近,妈妈<BR>站在还乡的路口<BR>谁还能卸下<BR>所有的艰辛和遗憾<BR>一双瘦手平静地细数<BR>你日见稀疏的白发<BR>惟一只能看到一场大雪<BR>在久远的苍穹<BR>正纷纷扬扬的落下<BR><BR>2000年1日6日初稿。10日修改。<BR>2001年6月19日夜再改于兰州。<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                                   <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白发飘落的风里<BR>我看到所有折断的故事<BR>被一段又一段地嫁接成人生的美丽<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白发养育着的思念里<BR>我远去的马蹄声<BR>还是你落泪的唯一理由吗<BR>为何昨夜的梦里<BR>却只能看到你背过身去的影子<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白发染绿草原的童年里<BR>我不知道最后的伤心<BR>还会落上哪一片土地<BR>归乡的路上丢失了珍贵的记忆<BR>谁还记着我优秀而诚实的名字<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没有你的双眸注视的夜里<BR>别人的谎言和自己的真实<BR>都不再是一种最后的遗弃<BR>唯一只知道灿烂的人性<BR>就在眼前化成最美丽的回忆<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你用祝福浇灌熟了的生命里<BR>即使世风落上肩头只有永久的沉重<BR>我仍然无法关闭<BR>自己追寻善良的那扇窗子<BR><BR>站在你的白发里,阿妈<BR>站在永远向乡而望的夜暮里<BR>那缕袅袅而起的炊烟<BR>仍然唤醒流浪经年的游子<BR>阿妈,站在你不再美丽的苍老里<BR>走过异乡的每一个街道<BR>迎着你深情的目光<BR>我不再害怕身后的土地上<BR>没有留下鲜明的足迹<BR><BR>2000年6月16日<BR><BR><BR>《给病中的母亲 》<BR><BR>. 1 .<BR><BR>此刻,坐在你的身边<BR>坐在你被麻醉后<BR>依旧呢喃着孩儿名字的身边<BR>妈妈,你的面容已经不再美丽<BR>在你撒满枕边的白发里<BR>我千里奔波的疲惫<BR>显得渺小而且可怜<BR><BR>三十年前<BR>也同样应该是在病房里<BR>妈妈,那时你娇好的脸庞<BR>在阵痛里满布幸福<BR>因为你引以自傲的孩子<BR>就要在你年轻的世界里诞生<BR><BR>而今天,妈妈<BR>曾经培育了我们生命的子宫<BR>却要在长大了的孩子们面前<BR>被活生生地彻底切除<BR>在你被推入手术室的一瞬<BR>植根我们心底的命脉<BR>被重重斩断<BR><BR>. 2 .<BR><BR>不知道当年剪下的脐带<BR>你埋在了哪里<BR>妈妈,今天<BR>你身上已经染病的子宫<BR>孩儿只能将它<BR>托付给永远清澈的河水<BR><BR>因为家乡这条小河<BR>会最后通往孩儿居身的城市<BR>因为只有这样<BR>孩儿才能在异地他乡<BR>永远感受着你温暖的脉搏<BR><BR>. 3 .<BR><BR>远在他乡,妈妈<BR>事务缠身的儿子<BR>只能在你被麻醉后到来<BR>也只能在你<BR>尚未彻底清醒的黎明<BR>悄悄地离开<BR><BR>妈妈,彻夜的呻吟里<BR>就让孩儿陪你坐到天明<BR>妈妈,你半迷半醒的话语<BR>正在撕裂<BR>孩儿在浪迹中日渐麻木的心<BR>我知道<BR>人们因为痛疼寻找麻醉<BR>而麻醉过后<BR>所有的痛疼都会加倍<BR><BR>再一次润湿你干裂的嘴唇<BR>再一次擦去你鬓角的冷汗<BR>再一次为你掖掖被子<BR>妈妈,走出病房<BR>再一次离开家乡的这个早晨<BR>是孩儿此生最冷的黎明<BR><BR>2003年2月26日——3月6日作于卓尼——兰州<BR><BR>《在十月,想起阿妈和秋天》<BR> <BR>在十月<BR>在儿子的十月里<BR>想起雪域的阿妈<BR>还有和草原一起衰老的秋天<BR>几缕寒风<BR>已经吹凉她的思念<BR><BR>而在城里<BR>十月,还不算秋天<BR>还没有霜和雪粒<BR>挂上鬓角<BR>还没有过冬的皮袍子<BR>披上双肩<BR><BR>只能这样<BR>在空荡荡的早晨或者傍晚<BR>对这个本该蛰伏的季节<BR>完成一次肤浅地纪念<BR>阿妈就站在十月的尽头<BR>我的日子里却少了秋天<BR><BR>2002年10月8日兰州<BR><BR><BR>《母亲,你的生活跟季节无关》<BR><BR>站在季节的头里<BR>春耕、夏做、秋收、冬藏<BR>每一阵雨雪都会打湿你的肩头<BR>每一阵风<BR>都会吹乱你斑白的头发<BR>我的母亲<BR>你的劳作随季节移动<BR>你的生活<BR>却跟季节无关<BR><BR>你没有节日<BR>我的文盲母亲<BR>在已经步入晚年的时候<BR>你甚至还没有<BR>一个确切的生日<BR>你只记住了草地返青的时候<BR>就是儿子远行的日子<BR>你只记住了羊群剪毛的时候<BR>你的女儿<BR>就会远嫁他乡<BR><BR>今天就是母亲节,妈妈<BR>儿子远游的这座城市<BR>花朵又一次异常芬芳<BR>不知道该把异乡的祝福<BR>如何向你传达<BR>苍老的母亲<BR>就站在季节头里<BR>你的生活<BR>依旧跟季节没有关系<BR>2004年5月9日兰州<BR><BR> <BR>《想你是一种无奈》<BR><BR>又是一个多雨的秋天,坐在这座遥远的城市里,很久以来自以为能承受一切的心情,这一刻才显得有点轻浅。感动于一句歌,一句自己喜欢的雪域同胞亚东的歌,一句写给妈妈的歌:“想你是一种无奈”。——确实对这句歌词没有一个确切的、文本意义上的理解。而却有什么被深深触动了,触动在很久以来渐渐忘记了去想念秋天和母亲的感觉里。<BR><BR>母亲的白发渐渐增多了,这本应该对儿子的人生有一种特殊意义的自然现象,多年以来就被自己很自然的遗忘了。就象十数年的流浪生涯中忘记了疲劳和困难一样,自己也渐渐忘记了感动和落泪。其实自己是一个多么容易感动的人啊!甚至为曾经的痛苦和心碎感动。甚至为一些没名的理由感动。并且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塌糊涂。可最后自己选择的却是一条不能感动和落泪的路,而且是不能不选择的路。走在人生这条足以刻画任何一个人于想象大相径庭的路上,你又有多少选择的机会和自由呢?走在一条所谓的强者可以走、男人才能走的路上,自己被世风打磨得日渐失去原形的人生模式,已经不相信任何感动和眼泪了。<BR><BR>我知道自己是多么深地爱着秋天和母亲,爱着生活和世界。这也是秋天和母亲、生活和世界多年来教给自己的、一生用不完的最宝贵的财富。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却始终低调处理着自己最深的感情。我知道母亲要的就是远游的儿子平安和幸福,我知道母亲要的就是一句不带一点娇气的平常问询。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的笔下,母亲始终是永恒的主题,而感情最好、无话不谈的父亲,却很少出现。甚至自己可以在所有的句子里写下赞美和思念,却无法在母亲的面前表达自己的至爱。<BR><BR>好象记忆的深处,从来没有在母亲的怀中睡过的概念,也没有享受过像别人的母亲那种溢于言表的疼爱和关怀。那时候是多么羡慕别人所享受到的那些肤浅的表象的幸福啊!所以,在儿时的岁月里,总觉得母亲在生活中份量很轻很轻。随着年龄的增长,站在他乡八年的思念中,母亲低调处理感情的伟大,才在一个又一个感悟生活的日子里显露清晰。是啊,站在一家人生活的最前沿的母亲,是没有时间和余暇,给我那些闲得只会关照孩子坏脾气的母亲所给予的一切的。但她却给了我用整整一生的时间来回味和关注来自生活最深处的真爱的机会。<BR><BR>多年以来,我都为有一个贫穷的出身和有一个不善言辞、不认识几个字的母亲而自足和骄傲。多年以来,我都为有一个延续着藏族传统却也繁衍着汉族文明的故乡和家庭而骄傲和自足。多年以来,我都因为早早就触摸了生活的本真而沾沾自喜。多年以来,我始终设想着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建设和美化家乡,设想着用自己聪慧的大脑和勤劳细致的双手带给秋天和母亲富足而安逸的生活。可我今天又有什么?站在秋天的怀中,我甚至没有了以前自以为是的那些沧桑和萧条,没有了许久以来占据敏感之心的浓得化不开的思念。而今,远走他乡,独自发展在母亲的牵挂里,这算不算是一种背叛呢?在这个落雨的秋晨,母亲是守着那方温暖的大炕和热腾腾的奶茶想念远方儿子的饥寒呢?还是一如既往地通过电视上别扭的普通话关注着遥远的城市里天气的变化呢?<BR><BR>文字是苍白的,所有的颂歌在秋天和母亲真实的厚重里显得无力而空乏。“想你是一种无奈”,我亲亲的白发的阿妈,站在秋天的一首歌里,我只能用心来再一次感悟一切。<BR><BR>2000年9月6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8 15:5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生活离诗歌越来越远[文章]

我的生活离诗歌越来越远<BR><BR>(藏族)刚杰·索木东<BR><BR>1<BR>这个黎明,汲水的路上<BR>谁是最有福的那个人呢<BR>迎着满满的水桶<BR>沿那条巷子走出去的<BR>还会是<BR>年年岁岁不变的祝福吗?*<BR>村寨无语,炊烟上行<BR>三十年后<BR>故乡的气息<BR>又会从哪里<BR>把我们遗弃街头的头颅<BR>再次吹绿<BR><BR>2<BR>谁把一生的悲伤<BR>留给最后的栖居地<BR>谁的手中,还紧握着<BR>生命最完整的第一滴眼泪<BR>午后,一缕阳光<BR>灼痛干涩的身影<BR>一些人正在悄悄走开<BR>一些故事,树叶一样<BR>闭上日渐慵懒的眼睛<BR>我的生活离诗歌越来越远<BR>我的诗歌离生活<BR>越来越近<BR><BR>3<BR>西风逐渐变暖<BR>古道不再热情<BR>这样的日子<BR>原始的叙述<BR>已经无法完成<BR>这样的日子<BR>抬头望天的姿势<BR>已经显得奢侈无比<BR>这样的日子<BR>花朵依旧在每一个角落<BR>激动或者平静地绽放<BR>我们只能在意<BR>燥热的脚下<BR>是否还会落下<BR>久违的雨水<BR><BR>*故乡民俗,黎明出门遇见满桶,是吉祥的象征。<BR><BR>2004年5月18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18 17: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想念母亲!想念故乡!

妈妈<BR>儿子远游的这座城市<BR>花朵又一次异常芬芳<BR>不知道该把异乡的祝福<BR>如何向你传达<BR>苍老的母亲<BR>就站在季节头里<BR>你的生活<BR>依旧跟季节没有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5-23 17: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瑙乳大哥,你终于来了!

听说小侄女很漂亮!<BR>我们共同在你的领导下努力,相信会有很好的收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3 21:18 , Processed in 0.498581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