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索木东

《故乡是甘南》——刚杰·索木东的诗文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6-3 14:4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题2004年6月1日晚的一个场景》

《题2004年6月1日晚的一个场景》<BR><BR>谁能在春天离去的时候<BR>紧紧抓住曾经的丰腴<BR>谁又能够<BR>在已经荒芜的岁月里<BR>驻守最后的自留地<BR>夜幕来临<BR>你的暧昧依稀存在<BR>而大地沉寂<BR>静默无语<BR>惟一只能听到<BR>无奈的边缘<BR>传来微弱的声音:<BR>“我已经真的<BR>一无所有!”<BR><BR><BR>甘肃诗会后数日,马步升、史生荣、徐兆寿夫妇、尔雅、习习、刚杰·索木东、唐翰存、王强、海杰、糖糖等数十文友聚于安宁,煮酒论文,间或嬉笑怒骂,糖糖抓拍尔雅不雅动作照片一张,大家群起而攻之,再次日为文,以为记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4 09: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差不多

差不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8 17:36:59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

好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18 16: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冯钰吗?

很想念你们!<BR>我现在依然那样,只是少了潇洒,多了无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2 17: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在西部,我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在西部,我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BR><BR><BR>1 <BR><BR>远居南国的朋友 <BR>在西部,我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BR>譬如雪莲、红柳、胡杨 <BR>譬如雪山、大漠、戈壁 <BR>还有对月独醉的陌生过客 <BR>还有抱刀而眠的强盗兄弟 <BR><BR>这一切我都不能给你 <BR>我只能给你 <BR>大风吹来的方向 <BR>和故乡永世不干的苦涩泉水里 <BR>高原一声接着一声的沉重呼吸 <BR><BR>我只能给你,那些 <BR>干涸的黄土地凄血的旋律 <BR>挥汗如雨的季节 <BR>红腰带的哥哥一去千里 <BR>颗粒无收的地头 <BR>长不高背井离乡的谣曲 <BR><BR>我只能给你 <BR>母亲河的源头 <BR>扬起猎猎寒风的晨曦 <BR>藏家妹子背水走过的路口 <BR>大草原的月光 <BR>无法成为牛羊越冬的完整外衣 <BR><BR>2 <BR><BR>远居南国的朋友 <BR>在西部,我确实不能给你太多什么 <BR>譬如有关阳关的悲怆和雄伟 <BR>譬如有关敦煌的大美和壮丽 <BR>还有喋血戈壁的落寞刀客 <BR>还有折戟大漠的末路英雄 <BR><BR>这一切我都不能给你 <BR>我只能给你 <BR>黄沙扬起的午后 <BR>已经化为美丽回忆的 <BR>那些苍凉的嗓音和清脆的驼铃 <BR>露宿历史的街头 <BR>洒落我们额头的 <BR>只剩下那些尚未来及干去的 <BR>昨夜随歌声洒落的几滴露水 <BR><BR>真的,南国的朋友们 <BR>空有一个西部人的胸怀 <BR>我却不能给你太多的什么 <BR>包括充盈你梦境的 <BR>有关西域的圆月和残阳 <BR>还包括你想象之外 <BR>已经不复存在的 <BR>那些绿洲上渗水的足迹 <BR><BR>这些都不能给你 <BR>我只能给你风 <BR>还有风的尽头 <BR>那个苍老的男人 <BR>没有任何含义的 <BR>那双渍满热泪的眼睛 <BR>2001年3月21日兰州<BR>《飞天》2001.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2 17: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度过年关,自西向东(组诗)

度过年关,自西向东(组诗)<BR><BR><BR>《故乡·事件·谣曲》<BR><BR>1<BR>盖了新房,买了电视<BR>刚娶进门的媳妇<BR>穿着城里的新衣<BR>谁把祝福的酒盅打翻在地<BR>客去人散,静坐街头的公婆<BR>脸上挂满泪滴<BR>2<BR>杨柳树梢发芽芽<BR>你是谁家的尕娃<BR>白日的事情不干一件<BR>黑夜里忙了个没闲<BR>3<BR>十五岁上订了婚<BR>十六岁嫁到了婆家<BR>腊月里我把妹妹送出了门<BR>正月里回来是人家的人<BR><BR>《回家,回家》<BR><BR>谁把日子打扮得如此美丽<BR>回家只是一种形式<BR>而最后能够感动的<BR>却是离去时的影子<BR><BR>《在家乡过年》<BR><BR>在家乡过年<BR>却想到了远方的城市<BR>一些车打着喇叭<BR>我客居的小屋<BR>又该落满了都市的灰尘<BR><BR>《我注定将是一截风干的木头》<BR><BR>脚掌仍旧贴近黄土<BR>根,已经不在泥里<BR>在故乡的屋檐下<BR>我注定将是<BR>一截风干的木头<BR>用生命之外的存在<BR>换取几许暖意<BR><BR>《在北京,我登上了长城》<BR><BR>在北京,在新年里<BR>我登上了长城<BR>八达岭上的狂风<BR>吹冷了首都的脊背<BR>冻僵了<BR>爱人的手指<BR><BR>《车过宝鸡,见一段废弃的铁轨》<BR><BR>冰雪覆盖,肢体破碎<BR>你是谁抛弃的旧爱<BR>躺在无耻的路口<BR><BR>75次列车响着醉人的音乐<BR>温暖如春,一路向西<BR>这些骄傲的人群<BR>终将被谁遗弃?<BR><BR>《一则短信》<BR><BR>列车西行,烟火璀璨<BR>元宵夜依旧如此平静<BR>“兰州发现禽流感,<BR>安宁已被列为疫区”<BR>京都的兄弟<BR>接到你急促的短信时<BR>我们正向不安宁的安宁靠近<BR><BR><BR>2004年2月12日子夜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3 16: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没写

旧东西充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6-27 12: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7-19 17: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雪崩发生在安多大地

雪崩发生在安多大地 <BR><BR>                            1<BR>雪崩滚滚而下<BR>草场连根拔除<BR>安多大地灾难临近<BR>我亲亲的牧人兄弟<BR>今夜,你漏风的帐篷<BR>如何安置白发母亲的颤栗<BR>今夜,你惊恐的牛羊<BR>又该向哪个方向<BR>寻找生存的气息<BR><BR>阿尼玛卿<BR>你曾经庇佑的臣民<BR>在这个季节里<BR>又该向哪个方向迁徙<BR>你欲哭无泪的儿女<BR>在这个季节里<BR>又该让心底的恐惧<BR>从哪里升起<BR>                                2<BR>今夜,谁将再次听见<BR>冰雪和岩石<BR>静默中蕴藏着的沉重呼吸!<BR>今夜,谁又在恐惧之外<BR>再次听懂了<BR>对自然和生命<BR>最真的那份敬畏?<BR><BR>三江源头<BR>神山发怒,大地震颤<BR>我脆弱的心脏<BR>跌落故乡大地<BR>已经无法承受<BR>那种崩裂的速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4-7-19 17: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在合作和友人聊天

大雨掠过城市和乡村<BR><BR>一场大雨<BR>掠过城市和乡村<BR>一场大雨,掠过<BR>城市的傍晚和乡村的黎明<BR>一些人在七月里走向高原<BR>他们的目的<BR>并不是为了向高处靠近<BR><BR>谁还在窗外继续歌唱<BR>谁又把整整一生的幸福<BR>交给迷醉的夜晚<BR>大雨掠过城市和乡村<BR>滴水的屋檐下<BR>听到的那个声音<BR>不再呼唤我们回归故里<BR><BR>在合作和友人聊天<BR><BR>远足者继续远足<BR>而留守者<BR>又为谁留守最后的家园<BR>在合作小镇上<BR>高傲的头颅<BR>又该为谁深深低下<BR><BR>一杯酒依旧宁静而真实<BR>喧嚣依旧存在于窗外<BR>夜半时分<BR>安静地互相道别<BR>我们彻底忘记了<BR>醉卧草地的那种豪情<BR>2004年7月19日兰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0-17 23:09 , Processed in 0.642832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