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青藏游子

[关注]致新浪网律师团的一封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9 13: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汉族有句俚语,叫「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不敢说这句话就是萧先生本人的写照,但上述绝对性的结论确实存在着任何一个智者都会感到怀疑的漏洞。最大的怀疑即在于:谁赋予了萧平实先生任意评判别人的权利与能力?<BR>  宗门相传:威音王前,无师自通尚可;威音王后,无师自通则名天然外道。而萧先生给人的感觉似乎就是无师自通的,因他自己说过:「现在佛教界自从广钦老和尚过世以后,所有的法师、居士不是落在常见就是落在断见,你找不到真正的佛法。」既然所有的法师、居士都堕断常两边,那么恐怕也无人能当其师了,则萧先生应属于无师自通者之流了。但宗门早就把这种人称之为天然外道,一个天然外道居然还要对八九百万人妄下评语,并以开悟者自居,这无论如何都与大妄语脱不开干系。当年永嘉大师虽于天台教下开悟,但玄朗禅师却对其言:「无师自悟,乃天然外道。今曹溪祖在,应求印证。」于是大师就往六祖处去求取印证并终获六祖认可,从此留下了「一宿觉」的千古美谈。再看萧先生的言行:除了对千余年前的二祖慧可、五祖弘忍,以及近代已过世的虚云老和尚、广钦老和尚等极个别人表示认可外,剩下的人只要不在其会中,就全都被他一棍子打死。如此卓然独立的大居士确实非常罕有,因而指认他无师自通当不为过。不过,既然祖师都已对此类人下过定义,我们也就不必在他的资格问题上再废笔墨。<BR>  不仅一下子就将几百万台湾信徒全部批倒,他还将印证的范围伸向了离自己远隔千山万水的藏地大德身上。他曾经说过:古今藏密四大法王及一切仁波切、活佛等均未见性,皆堕断常二边。又云密宗「未悟言悟,未证佛果而说已成佛(最常见的方式是互捧:我说你已成佛,我不说我已成佛;你来说我已成佛,你不说自己已成佛),这在《菩萨璎珞本业经》中,说这种行为就是大妄语业,犯十重戒,不可悔,舍寿后必下地狱;……所以第二世的顶果钦哲绝对不是第一世顶果钦哲本人,只是另外找一个人来顶替而已。他们大妄语,犯了严重的律仪戒,怎么可能再受生于人间呢?……密宗这些人用外道法来代替佛法,破坏佛法,又这样大妄语骗人,怎么可能逃得过因果的报应?」(见《甘露法雨》第74页。)<BR>  表面看来,这番话的确慷慨激昂、针砭大胆,但细心的读者不难发现,在这一大堆极尽批判之能事的文字里,没有一个观点、罪状有充足的可以端上台面来的证据。没有证据的说法似乎才应该叫作大妄语;未证言证之人似乎才必堕地狱无疑。萧先生的证悟与否,我们无从得知,好像也没有哪一位公认的大德来为他印证;不过密宗祖师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真实证悟的密宗大德基本都有其不共的授记,并有有目共睹的弘法事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著作以及圆寂时的种种瑞相等可供众人验明他们修证水平的「证据」。作为一个信仰藏传佛教的出家人,坦白地说,我至今尚未在密宗典籍或现实生活中发现萧先生揭露出的有关密法祖师互相吹捧、指鹿为马等丑恶伎俩的实施证明,倒是无意中在他本人与同道者互通有无的文字往来中找到了下面的一些让人顿生疑惑的词句:<BR>  《平实书笺》有一篇许大至的序,内中说道:「专心学佛,一意参禅,破参后深入经藏。」《宗通与说通》中还有张果圜的这段话:「平实先生自一九九零年破参亲证实相迄今十载,以其亲证如来藏之功德勤修三昧,深入三藏十二部经,对于大藏经所显真实义理具足了知,乃至微细淆讹之法义,亦圆满证悟无碍,智慧之深妙令人叹为观止。」而作为印证自己会下一百五十人开悟的导师,他在《无相念佛》中则对其弟子如是评价道:「此四人至今皆仍悟境不退,随时随地明见自己本具之佛性。」又于其书《续貂三记》云:「本书排版之后,二校之时,付梓之前,续有三人因参话头而悟入,一人因无相念佛而自得心开。」……<BR>  我不是一个聪明人,看不出这些文字背后的深刻含义,只是单从表面看来,这些互相赞美之举倒有些像萧先生罗列出的只有密宗大德才惯用的行为方式。批判对象的毛病怎么全都跑到批判者的身上来了?这到底是谁在批判谁?这样的批判还有价值与可信度可言吗?恐怕自相矛盾的话也得算是一种妄语,这种不符合事实真相的妄语所导致的诽谤之过,不知这些互相唱和者知不知道?严肃的佛法修证层次之认定,居然沦落为古代某些酸文人之间你唱我和般的互赞互捧的境地,这到底是谁发明的印证思路?如果真如评论所云此人确实深入过三藏十二部的话,那就请在大藏经里找一个佛陀开许这种自己印证自己、然后又互相印证的先例吧。<BR>  我们已经提到过,引起先生反感密法的还有一点原因,即他认为密法神神道道、妖孽迭出,所谓的高僧大德各个贪心不止、智能粗浅,除了用一点小气功、小神通妖言惑众以外,真可谓一无是处。对他的这些评点我们暂且搁置一边,只想列举一点他自己的言论。白纸黑字面前,是非曲直我想应该一览无遗了吧。<BR>  他自谓道:「过去世我也在密宗觉囊派待过一两百年,也曾是一派之主。」(见《邪见与佛法》第87页。)又云:「大慧宗杲转生至于二十世纪末仍无神通。」(见《宗通与说通》第19页。)……<BR>至于密宗的神通不想在这里多谈,其不可思议之境界岂是言语文字所能形容!只想请先生回答几个问题以释群疑:先生此处所现的这些神通到底是大妄语还是诚实语?如果别宗不能乱显神通的话,谁又开许平实先生本人公开示现「神迹」?其所谓的觉囊派一派之主云云,谁又给予过印证?<BR>  有时很是替萧先生感到担心,这样大范围、绝对地否定一切藏密修行人、否定一切非自己同会中的天下佛教徒、除极个别自己心仪的大德以外否定一切古往今来早有定论的大成就者,如此行事的果报,作为凡夫我连想都不敢想。好在萧先生本人也知道谤法、谤僧的过失,他曾利用自己的神通观察了前世的因缘,并感慨道:「在无量世前,我曾对一位真正证悟的善知识轻谤一句话,舍寿后就受生于畜生道,变成一只老鼠了,果报真是厉害;好在我的福德修得很多,又知道忏悔,发愿永不复作诽谤真善知识的事,才又回到人间。……从此以后,若没有证据,绝对不敢再轻易评论任何善知识。……」(见《甘露法雨》第75、76页。)<BR>这真令人感到奇怪!一个人的所言所行所思怎么瞬间就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向、转变?刚刚还在说以后再也不敢轻易诽谤了,结果掉转头来又开始四处攻击。我们知道释迦牟尼佛曾亲口说过,对普通人的言行举止及心相续都不可轻易揣测,更不能妄加评议。既如此,谁又让一个佛教徒整日以判定别人是否是大善知识、真善知识为己任呢?自己已经知道自己由于谤善知识而投生为一只老鼠,这还只是轻谤一位善知识的果报。如今怎么这么健忘地一下就把成百上千人统统诽谤了呢?红口白牙在说「若没有证据,绝对不敢再轻易评论任何善知识。」,怎么在拿不出任何教证理证的情况下就又开始违犯自己的誓言了呢?说到证据,除了教证理证,难道还有别的证据不成?教证理证以外的所谓神通、判断、印证,很有可能皆是妄语邪说。<BR>  你的证据在哪里?如果无量世前因轻谤而堕落为一只小老鼠的话,那么现在的「重谤」会不会引人投胎为一只大旁生?若真出现这样的现象,那就太可怕了。到时互相印证的那些人不知能否自保其身?如自顾不暇,则谁又肯、又能解救这个大旁生呢?想来先生的年龄也不轻了,该为自己的后世考虑考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13: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百业经》中记载了这么一个公案:往昔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无失心如来出世时,王宫里有位三藏法师为王宫内外的臣民恭敬供养承侍,衣食药物非常富足。其后,一位罗汉比丘带领五百个眷属安住于王宫外。此罗汉比丘相貌庄严,又具圣者之德行,很多人渐渐都对他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并开始日渐对其多方供养承侍。此时,王宫里那位法师则为失去昔日的名闻利养而苦恼不已,他便想损害罗汉比丘的声誉以图自利。于是他开始在很多人面前对那位比丘做无因诽谤:「那个法师早已破了根本戒,他行持的不是佛法,是外道,宣讲的全是邪知邪见。你们千万别依止他,恭敬供养他没有任何实际利益……」听到这些话后,有些人居然毫无理由地就信以为真,他们从此以后便不再恭敬罗汉比丘了。此比丘当然知道原因所在,他于是决定离开此地以免那人继续无因诽谤从而造作更多的恶业。……最终的结局是:诽谤罗汉比丘的法师死后直堕无间地狱,其身长几由旬,众多狱卒拖出它的舌头铺在燃烧得通红的钢板大地上,并死死钉住,许多农夫驱牛耕犁。有时火焰炽燃,整个舌头与身体被一团火燃烧殆尽,过了一会儿又复原如初;又有许多农夫在舌头上耕地,耕牛与农夫的脚在踏下去再抬起来的每一步中,都有一种兵器会翻出来把舌头割成一块块的碎肉……<BR>  不用再描述这可怕的场景了,不相信因果的人无论嘴上说得有多好听,实际行为当中依然会把因缘果报当成儿戏;相信因果的人自会管好自己的身口意。<BR>  释迦牟尼佛曾经说过,未来他会化现成具有法相的善知识利益众生,这些善知识即与他本人无二无别,完全是他本人的真实化身。可能萧先生也是一位善知识,这一点我既不敢否认也不敢轻易承认。但有一点则很清楚,即世尊从未授记过末法时代只会有萧平实一个善知识。那么一下子就把那么多人推向外道、邪师的领地,这些人当中如果有真正的善知识存世,则这种做法是不是等于公开诽谤释迦牟尼佛的化身?所以恳请诸位,包括萧先生再三深思《殊胜等持经》中的这几句话:「善男子,末法之时,我化现为善知识宣说此等持法门。是故善知识乃汝之本师,乃至菩提果之间当依止且恭敬承侍。」永嘉大师也说过:「粉身碎骨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亿。」印光大师则云:「佛法之利益从恭敬心中得。」我们不恭敬就已经是千错万错,若再诽谤善知识,则个人前途恐怕真就黯淡无光了。<BR>  萧先生还说:「会外只有一位居士是读了《悟前与悟后》开悟的。」这句话同样让人大感疑惑:如果是一位具足法相的善知识,他的著作、言论当然会有殊胜的加持力;但细心的读者在你的著作中几乎发现不了任何与所评论对像有关的切实、理解得当、未错解经论原意的教证与理证,这又有些不具善知识的法相。如此一来,《悟前与悟后》等著作能否作为别人开悟的印证、鉴别乃至加持物,就是一个让人吃不准的问题。<BR>他又云:「我读了不少古今的文献,这个道理没有人讲过,今天告诉诸位了。(作者补注:后来于龙树菩萨《十二门论》中找到依据。)」(见《邪见与佛法》第31页。)又于该书在讲述无想定和睡眠无梦的区别时讲道:「我所读过的中国祖师文献中,只有玄奘与窥基师徒在《成唯识论》中讲过,可是如今已无人读得懂,因为没有禅定证量故。」<BR>  看了这段论述,不明真相之人可能会以为这个人的学问实在了不得,居然可以把龙树菩萨、玄奘大师等人拉来给自己当配角,那这个主角该是何等的风光与了得!其实还是永嘉大师说得一针见血:「但自怀中解垢衣,谁能向外夸精进。」既然他把大师当成配角,那我们就当这个人是在演戏吧。<BR>《金刚经》云:「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如来是这样,每一个欲求佛果之佛子想来也应当把这一境界当成自己菩提道上、乃至终获佛果之间,必须高悬在心间的一个目标!如果这是一个共识,那我们就可以说:每一个修行人最好还是管好自己的嘴巴,因在未达到如来境界之前,我们尚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地实语、如语,那就还是少点妄说空谈为妙。<BR>  <BR>  萧平实说:而彼教授空性法之诸善知识,有亲证空性如来藏者,有未证空性如来藏者;已证之人得入中道,未证之人不离断常。彼藏密中之应成派中观学者,悉皆未证空性如来藏;彼等否定有阿赖耶识,破斥如来藏之后,堕于断灭论中;恐人讥彼为断灭论者,遂执取无妄想之灵知心(意识)以为不生灭心,因此复堕常见外道法中;密宗月称菩萨之《入中论》、寂天菩萨之《入菩萨行论》,悉皆如是,皆非真实证空性者,佛子若从彼诸应成派中观师受学者,皆必堕于常见论之断灭法中而以为证圣,大妄语成,殊可怜悯。 <BR>  答:在此世界上,如果有人对月称菩萨、寂天菩萨生起悲心,认为此二圣者皆未证悟了达佛法本义,而自己的见修行果则已远远超越了他们,若真有这样的大德存世,则我们理应对之表达自己的恭敬。不过坦白地说,这种人即便不是永无存在之可能,要想应世恐怕也得颇费周章。<BR>  众所周知,一个佛教徒要想立身处世,主要应依靠讲、辩、着这三样,除此以外,当然还应具备一定的戒、定、慧及闻、思、修之基础,否则他也不可能如理如法地进行讲辩着等活动。这其中,辩论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遣除怀疑、增上定解的手段,但恶口谩骂似的「辩论」则毫无疑问不在正常且具有极大功德的真正辩论之列。愚者自以为是的「指点江山」,其实质与乡野泼妇的跳脚撒泼并无本质区别,二者根本不可能带来问题的实质性解决。因此,我再次祈请所有欲行辩论之佛教徒,请务必拿出足够的教证理证来,如此方可以互相沟通,共同提高。否则,一切的你喊我叫只能让人感到滑稽可笑、愚昧可叹。<BR>  我们应该记住一点,即不管我们在造作何业时,自己都应当为自己身、口、意之全部所行、所言、所思负起一切责任。这一点也正是佛陀所教导我们的:自己是自己的怙主。正像契经中说的那样:「我自为依怙,更有谁为依,由善调伏我,智者得升天。」因此,如果管不好自己的身口意,任意妄为,肆意胡说,那么别说升天无望,直堕恶趣时,倒有可能快如闪电呢。那时是应该对别人生悲心呢,还是好好可怜可怜自己?故经中又云:「应善调伏心,心调能引乐。」要不然的话,自己连自身的心相续都未曾调伏,还要整日气急败坏地诅咒、评判别人,那样又何能达到心境的快乐呢?<BR>  说到藏传佛教对如来藏、阿赖耶的看法,据我所知,在藏密的多个教派中,一般说来大家皆认为,名言中是不破如来藏及阿赖耶的存在的,因阿赖耶原本就是种种习气之所依。藏地公认的文殊菩萨之化身——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很多部论典中都详细解说了阿赖耶与阿赖耶识的区别,以及如来藏与空性之间的本质关系,有缘者当仔细阅读并深思之。别的藏地高僧大德,诸如全知麦彭仁波切等人都再三撰着过有关阿赖耶与如来藏的论典,并在其中非常清楚地指出了观待如来藏与空性的原则:当我们在抉择法界的空性本体时,根本不可能承认阿赖耶、如来藏的实有,因胜义中不会存在任何实有的法。这一观点并非藏密的邪知邪见,它原本就为佛陀亲口宣说。《般若八千颂》中就有云:「诸法如幻如梦,超胜涅盘之法如若存在,亦如幻如梦。」<BR>  因此,藏密在抉择空性时绝不会成为所谓的断灭派。如果不能理解佛经中所说的世俗中有如梦如幻的显现,胜义中万法的本体必须抉择为空的论断,则一定不能理解经典中一时说空、一时说有、一会儿讲生灭、一会儿又说无生无灭的密意。表面看来似乎有矛盾之处,若能圆融显空、现相实相之间的不二关系,则所谓的矛盾处处都可以互通无碍。<BR>  并且藏密祖师大德中也从未有人「执取无妄想之灵知心(意识)以为不生灭心」,众多大德均一致公认,意识的本体不生不灭,但在显现上则剎那生灭,根本不应妄执。而且这并非是藏传佛教的「独门邪说」,佛经中早就表述过这一观点。不知萧平实先生都是在哪一本藏密论典中看到过这种说法,也不知究竟是哪一位藏密大德被萧先生发现「执取」过这种观点。<BR>  若将不生不灭理解成常见外道之见解的话,则《三摩地王经》中的说法就大可怀疑了:「无罪具十力佛陀,尔时宣说胜等持,三有众生如梦境,于此不生亦不灭。」萧先生经常都会说这个是断见,那个是常见,而他所据以做出判断的标准又往往与佛经大相径庭。故我特别想请教先生的是:你所谓的常见是以什么作为认定其「常」的基础?它与断见的分野又到底在何处?如果根本就不建立自宗,只是一味信口开河地广说别宗之过失的话,这种做法确实无有任何实义。古代的高僧大德早就说过:「圣士观察自过失,劣者观察他过失,孔雀观察自身体,鸱鸮给人起恶兆。」真正的藏地祖师大德各个都会引用教证并善加推理以建立自己的观点,他们从不知指手画脚为何物。当他们论述阿赖耶、如来藏的存在理由时,完全是从佛法的一个层面上展开如理如法的论证;而当他们否认阿赖耶、如来藏的实有时,又是从佛法的另一个层面上展开同样合情合理的阐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13: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萧平实先生将月称菩萨、寂天菩萨称为「密宗」导师的说法也颇值得商榷。如此称谓,让人感觉这两位圣者似乎来自藏地,仅仅属于藏密佛法之体系。若详加分析,这种看法显然站不住脚。月称菩萨的《入中论》中,重点分析了凡夫三地、菩萨十地直至无学地之间的种种境界,并宣讲了十波罗蜜多的深刻内涵。本论所依据的佛教经典即是《十地经》,如果把月称菩萨当成执常见论之断灭法的代表人物,那么《十地经》又该被先生判定为是何种常见抑或断见典籍?而寂天菩萨《入菩萨行论》之十品内容,其立论之基依然是建立在对六度法门以及菩提心的阐述上。若以为六度乃断、常法,则恐大乘佛教一切宗派无不离断、常两边了。另外,稍有佛教常识者都知道,月称菩萨、寂天菩萨实乃印度中观论师,千年佛教史上还未曾有人将之罗列在密宗祖师名下。看来先生是该好好看看《印度佛教史》与《藏密佛教史》了,要不然,此类令人匪夷所思的笑话往后很有可能会再度出现。<BR>  这些道理原本也并非深奥费解,只要自己能深入经藏,能依止真正的大善知识,通达如来藏、阿赖耶非常非断、非有非无的本质特征就不会是一件难于登天的不可为之事。可叹末法时代,世人大多愚痴不明,一有外表「标新立异」之学说问世,往往就趋之若鹜、奉若神明,以致指认月称菩萨为常见论之断灭外道的这种观点都能大行其道,这不能不令人为人群的盲从而痛感悲哀!<BR>  作为佛教徒,我们都知道得人身不易。正因为如此,人人都应该努力对这一难得之宝贵资财善加珍惜与利用。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头,怕已是万劫不复。在面对一切有可能招致谤法之嫌的言论时,重要的不是看提出此种言论者的名气,也不是看这种言论外显的所有「新颖」之处,而是要以教证理证来衡量它真正的内在价值。人云亦云不是一个佛教徒应有的行为准则,因为当最后的生死关头到来时,还是佛陀的那句话说得最干脆:我们是自己的怙主。所以,在不了解佛法奥义的情况下就匆忙跟随别人妄加讥评,此种作为实在没有发生的必要。<BR>  嘴巴倒是长在自己的脸上,但心一定不要握在别人手里。<BR>  <BR>  萧平实说:错悟佛子不解佛地真如方能与别境五心所相应之理,误取空明觉知心为真,见道且无,何得自称为大活佛?月称、寂天、莲花生、宗喀巴等辈,于凡夫身中之阿赖耶识尚未能知,未是见道,何能知于佛真法身?观今全球密宗诸师,不论在家出家,迄未见有已入大乘见道位者,尚非别教七住菩萨,何得尊为活佛、法王?<BR> <BR>  答:萧平实先生说莲花生等辈尚未能知凡夫身中之阿赖耶识,对此观点,我们绝难苟同。不知先生是看了莲花生等大师们的论著以后才得出这种见解,还是根本就未曾拜读过他们的经论著作,只是自己随意臆测出这么一种观点?也就是说,他们的经论中有哪些语句让先生感觉到他们尚未知晓凡夫身中之阿赖耶识?还是那句话:请拿出具体的证据!否则,一些既不明真相又不看经论之人,读了以上不知是从何处得出的观点后,很有可能将之奉为圭臬,以为这就是真正的圣者面目。若出现这样的情况,则误人子弟之过怕是谁也担待不起。<BR>  换一个角度来说,不知凡夫身中的阿赖耶识一点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佛陀在《大般涅盘经·如来性品第四之五》中对此问题早已表述得清清楚楚:「善男子,如是菩萨位阶十地尚不了了知见佛性,何况声闻缘觉之人能得见耶?……善男子,譬如有人在大海中,乃至无量百千由旬,远望大舶楼橹堂阁,即作是念:彼是楼橹,为是虚空?久视乃生必定之心,知是楼橹;十住菩萨于自身中见如来性,亦复如是。」由此可见,不仅十住菩萨对如来藏犹如「醉人欲涉远路,朦胧见道。」,即就是十地菩萨也未能完全通达。<BR>  至于莲花生大师等人到底是大菩萨还是与佛陀无二无别,所有正信佛教徒心中都会有一杆公平的秤,这秤上的准星也绝不是由萧平实一个人来校对的。不过若按他本人的口气来看,似乎他自己早已位登十地以上了,否则也不敢如此口出狂言。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却是,像他这种没有任何教证根据及严密逻辑推理,甚至连被批对象的「罪状」都列举不出来的论证作风,我们在任何一个登地菩萨的著作中都不可能找到。<BR>  再看他对密宗祖师的评价——「观今全球密宗诸师,不论在家出家,迄未见有已入大乘见道位者,……」对此,我们还是要老生常谈地问一句:你凭什么得知他们都未入大乘见道位?是靠了现代化的科学仪器,还是现量见到?抑或依凭可靠的比量推论?或者有有据可查的教证?如果以上条件全都不具备,那这种论断就无异于天方夜谭,除了愚痴者以外,有谁会把此种空穴来风似的论调当真?如果有人从未深入过显宗中的任何一个宗派,从未在闻思的基础上脚踏实地地实修过,但他居然就敢斗胆评论说,在显宗自古及今的所有修学者中,无一人堪为登地菩萨。如果有人这么说了,他所说话语的可靠性到底又有多大呢?别的不说,单以汉地古往今来的往生人数来讲,就已是举不胜举了。这其中有无数个修行人在临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显示出各种各样令人信心倍增的瑞相,仅此一例就足以驳倒显宗无大成就者之说。同理,在藏地几千年的佛教发展史上,亦有无数字临终往生者为我们示现了数不清的圆寂奇迹与瑞兆,宁玛巴更有众多的虹身成就者在世人眼前演绎出一幕幕活生生的将自身消融于法界的成就景象。此等记载遍诸密宗各大教派的历史,而且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例也举不胜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13: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萧先生本人未接触到密宗见道位以上的圣者,那只能怨自己因缘不济,怎能因此就否定密宗所有的修行法门及各位依之而得到解脱的人士?凡夫的眼睛能看多远?恐怕连老鹰的目光都比不上;凡夫可以了知的范围有多大?若超出自己能够驾驭的有限的世界范围,深入任何一个陌生的领域,恐怕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会陷入茫然、恐慌的境地。所以,若以自己的耳闻目睹及分别念为探索出世间究竟智能的唯一可靠之工具,最终的结局只可能是自欺欺人而已。<BR>  只相信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这一点实与顺世外道的典型理论如出一辙,他们就是因为看不见后世的存在因而否定有来生的。佛教徒如果把自己的认识水平降低到顺世外道的理解层次上,于己、于他之终极解脱都毫无利益可言。<BR>  以自己的判断标准为准绳去衡量别人的实际证悟水平,这是一种非常不明智的做法。因众多的佛教经论中都曾指出过,别说大成就者了,即就是显现上的一个普通人,他种种外显作为的本质也非我们言谈思量的对境。《勇士等持经》中说过:「吾等应将一切众生观为佛之形象,以凡夫无法了知何者相续成熟、何者相续未成熟之故。」释迦牟尼佛在《宝积经》中亲口宣说道:「迦叶,吾与同吾者可了知法与补特迦罗,凡夫不了知法与补特迦罗。」<BR>  如果按照《宝积经》的说法进行推论,则评判全球密宗导师中无一人位登见道位的萧平实应属与释迦牟尼佛同一境界的又一佛陀了。作为佛教徒,我们是应为此感到欣喜若狂,还是深感痛心与可叹?那就每人心中各有一杆秤了。不过可惜的是,当今世界上,心中没有这杆是非标准秤的人实在太多太多。如果是智者,他当然不会放弃佛陀的金刚语、谛实语而去追随一个狂人的呓语,但愚者就不会如此取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在这种状况下,我们只能希望:<BR>  不论你轻信别人已到何种程度,但对一个佛教徒来说,听佛陀的话无疑是最保险的。而佛早就告诉过我们了:不要妄加观察、不分青红皂白地评论任何人,更不应随意就对圣者做出花样翻新的批倒、批臭似的「崭新定论」,因看清楚、读明白一个人的相续根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稍有不慎,诽谤的过失及它必定招致的恶果就只有当事人以及摇旗吶喊、推波助澜者自己去长劫品味了。 <BR>  萧平实说:密宗里的道次第颠倒。可能有很多人来到这里以前,曾在很多道场学过宗喀巴所著的《菩提道次第广论》;有些地方讲略论,没有讲得那么详细。可是宗喀巴他们把道次第弄错了,他们以为二乘法修完后就要修唯识学,最后才是般若中观,因为他们认为唯识是不了义法。他们不晓得唯识是一切种智,他们认为应该在学过唯识以后才修学中观——中观是最究竟的法。然后黄教中又说应成中观比自续中观更究竟,超胜于一切显密宗派。他们的佛道次第其实错了。般若中观只是第一义谛的总相智与别相智,唯识是通达了别相智与总相智之后才能修学的种智,修学种智才能让你成佛,显教的般若经所说中观无法让你成佛,只能让你入见道位得总相智与别相智;可是密宗不晓得第一义谛内涵,颠倒了次第,这也是他们的一种邪见。此外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所说的般若,并非佛法中的般若,是他们自己妄想的无因论的「般若」,不是佛法,大家不可信受。 <BR>  答: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全篇讲述的都是显宗的道次第,不知萧先生是因为没看过宗大师的此论,还是根本就分不清显密之间的区别,故才颠倒乱言曰:密宗里的道次第颠倒。如若想了解宗大师对密宗道次第的论述,可阅读大师所著的《密宗道次第广论》。欲行评论,但却无的放矢,在靶子都没立起来的时候就乱放一气,最后的结局恐怕只能是伤人害己。<BR>  至于说宗大师等人主张在学完二乘法后马上修学唯识,接下来再修习中观,这种观点就更是令人不知所云。认真学过《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读者都知道,宗大师根据阿底峡尊者的《菩提道炬论》而广论了三士道的修学次第。其中的中士道结束后即转入大乘道,哪里讲过所谓的二乘法修学完毕后即当转入唯识的学习?宗大师再再强调的一直是先发菩提心,并用菩提心摄持修行者一切身语意之举作,且在六度四摄中落实真正的菩萨行。若发不起菩提心、不愿行菩萨行,再学般若中观或唯识又能带来多大的实际利益?<BR>  谈到唯识和中观之间的关系,熟悉藏传佛教的人都知道,藏传佛教历来将唯识分为随教唯识与随理唯识两大派别,不加分析地把中观与唯识拿来硬性比较,恐怕应算一种颟顸笼统的做法。我们所说的随教唯识是以无着菩萨、世亲论师为代表人物的,这种唯识宗派实与中观的究竟空性见解无有任何本质区别。在这种前提下,再来高喊二种次第的孰先孰后,岂非太没意义?而随理唯识则承认心性的明清实有,若按照释迦牟尼佛的了义经论抉择,此种唯识宗派当属不了义的宣说暂时观点的不究竟之派别,是一种方便法门。藏传佛教认为随教唯识的观点就是究竟、了义的观点,其与中观何曾有过谁高谁低的区别。而随理唯识的看法才是不了义之说,与中观方才有一个究竟与否的区分。因而在未通达唯识的真实本意之前,请不要妄加评论它与别宗的区别,因你连自己欲大力弘扬的宗派的门类都搞不清楚,如此一来,人们必定要对你的内在智慧表示怀疑。我们不禁要问:你到底在说什么啊?<BR>  还有一点也让人对萧先生的论断哭笑不得。即他认为密宗中的黄教把应成中观抬得太高,不仅高过自续中观,更超胜一切显密佛法。这种论调恐怕以后会成为佛门的一个千古笑料,先生本人倒有可能因此而被佛教史记上一笔。因在藏地自古及今的所有佛教宗派中,从未有任何一个宗派认为中观应成派超胜显密一切佛法。比较一致的看法是,密宗普遍认定中观应成派在显宗中属抉择最究竟空性本义的宗派,其见解在显宗中是最高的。但从不曾有藏密的宗派认为应成派已超越一切显密教派。说应成中观是最究竟的显宗般若法门有充分的教证及理证根据,但说密宗或黄教认为其已超过所有显密教法则无任何可靠依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13: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萧先生还说到了「总相智」与「别相智」的问题,在这一问题上,他又犯了一个概念性的错误。因他论述的对象是藏传佛教,而按藏密普遍接受的因明学理论来解释,所谓的「总相」指的是可以在心中忆念的概念等无实法,能了知总相的智慧则是一个人的分别念;而所谓的「别相」则指的是五根识现量亲见、亲闻等的境界。如果说佛还有「总相智」的话,就会有佛陀执着无实法的概念这一过失。这两个「智」大概可能是萧平实先生自己随意臆造的名词吧,也许他自己根本就未了达总相与别相的内涵。在佛法中,这两个概念恐怕并无可靠的教证依据。<BR>  再者说来,如果真像先生说的那样,只有修学唯识方能成佛,那我们就要问一问了:释迦牟尼佛当年苦行修道、并最终证悟成佛时,都向哪些上师请教过唯识法门?<BR>  至若修学般若中观能不能让人成佛,释迦牟尼佛早已在无数经典中明确回答过这一问题:《心经》云:「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密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作为汉地流传最广的一部般若经典,《金刚经》中则说到了读诵此经所可能带来的一切暂时与究竟之利益:「复次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智度论》中也说道:「诸佛及菩萨,声闻辟支佛,解脱涅盘道,皆从般若得。」……面对白纸黑字的诸多佛经,不知先生为何还要说「显教的般若经所说中观无法让你成佛」?到底是谁在颠倒黑白、错解佛意?<BR>萧先生又说宗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宣说的般若,并非佛法中的般若,是一种「无因论」,乃自己妄想的般若,并因此号召大家不可信受奉行。在我看来,不可信受奉行的恰恰是这种是非混淆者的妄想与邪说。无因论否认因果以及前后世,他们根本就不承认因缘所生法的存在,以为万法皆无因而生、无因而灭。萧平实把宗大师宣说的无实空性当成了断灭空,并因此而将宗大师的善说与无因论划上了等号,这只能显示他自己的无知。在在处处,宗大师都在宣示人身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恐怖而痛苦等佛法正理,明眼人只要一看宗喀巴大师的书就能明白这其中到底在讲什么,是非到时即可一目了然。特别是在论述有关般若及胜观的部分,宗大师更是以大量的佛教经论以及完全符合佛法大义的逻辑推理,进行他所欲阐发的一切论述。他的观点全都有佛经的支持,具体例证此处就不再广引。<BR>  另外,宗大师乃释迦牟尼佛亲自授记过的人物,岂能被萧先生一句话就剥夺了其佛法导师的地位。佛陀在《文殊根本经》中亲口宣说道:「于我涅盘后,大地呈空无,汝以童子身,广弘吾教法。雪域圣地处,建具喜寺院,……」而宗喀巴大师恰恰被公认为是文殊童子的化身,且在拉萨创建了甘丹(具喜)寺,并使佛法宝幢高高飘扬在藏地的每一个角落。对这样一位对佛教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文殊菩萨之真实化身,我们没有理由不表示由衷的恭敬。再看某些对佛法无丝毫贡献之人的种种丑态百出的表演,我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祝愿:赶快把你那因无知而高挂起来的邪说的帷幕收回去吧,否则只能落得个人所不耻的下场。这种表演真真切切像一个人正用自己语言的宝剑费力地切割自己的脖子,表演者越是卖力,观者就越发感觉到荒唐、滑稽。<BR>  总之,一种无有任何教证理证的说法才是真真切切的邪说、歪理,我们用不着煞费苦心地揣摩提出这种论调之人的真实用心与目的,还是那句古诗说得好:「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一切不符合佛法真理的说法,不管它给自己披的是多么绚烂的外衣、拉来多少佛教的名词,在时间的无情磨砺下,它们终将暴露出自己苍白的本质。 <BR>  萧平实说:然而《般若经》及龙树论,皆非阐释一切法空,乃是宣示自心藏识之空性有性及中道性,宣示藏识能生蕴处界而蕴处界空,宣示藏识之清净性——不于证果与不证果起分别想……等。若般若为一切法空,则般若成断见。」<BR> <BR>答:不管萧平实先生如何赋予《般若经》及龙树论多么标新立异的「新思想」,基本上古往今来的所有高僧大德及正信佛教徒都认为它们宣示的恰恰就是万法为空的观点。解释佛经以及祖师密意,如果完全抛开经典及佛菩萨本身的实质与思想,硬是无中生有般地炮制出自己以分别念臆想出的根本就不属于佛经原意的东西,则此种东西真真切切就成为了一种痴人梦说。<BR>如果具备基本的理解及思考能力,则佛教徒都应能看出:佛陀在二转法轮时,以及龙树菩萨及其后继者寂天菩萨、月称菩萨在解释并发扬光大般若法门的意趣时,重点抉择的全都是法界本体的空性层面。从这一角度出发,不论是释迦牟尼佛还是龙树菩萨,都不可能以任何方式承认如来藏及阿赖耶识的实有。即就是在重点宣说如来藏的第三转法轮期间,佛陀依然是把如来藏与空性当成一体的两面,也从未扔下空性单言如来藏的恒常实存。在这一转法轮的过程中,佛陀的真实本意实是指——所谓如来藏的「有」,是指一种超越了凡夫以分别心安立的「有」与「无」这一需相观待而存在的幻有之后的存在。如果说普通所谓的「有无」属于意识范畴的话,如来藏则毫无疑问属于智慧的境界。在这一境界中若还要耽执如来藏或阿赖耶的实有,这只能说明耽执者本人根本就没把二转及三转法轮当成一个不可分割的统一整体,他依然在割裂佛法统一性的前提下,顽固执守「有」这一边。若说常见派论点,恐怕没有比这更具代表性的了。<BR>  这种见解其实也不难理解,我们只需问萧平实一个问题:即众生在成佛时,如来藏到底实有否?如果不存在一个实有的如来藏,则佛智本身就已成为摧毁如来藏的因;如果确实存在一个实有的如来藏,则哪一部经典中宣说过成佛时有实有的如来藏、实有的佛智?它们的存在方式又是什么?若如来藏是成实法的话,则有如来藏经得起胜义观察之过。<BR>  所以说,以圣者的净见量衡量,如来藏可暂时安立为有;但绝对的实有则永无可能。佛陀说如来藏有的意思主要是谓所有众生皆本具佛性光明,此佛性乃大无为法,不生不灭,这一思想与二转法轮实为一脉相承,并贯穿在所有的大乘经典中。不了解教证、不懂理证,结果只能是歪曲释迦牟尼佛的经义而已。这是彻底的执着己见,根本不是中道!再以《大涅盘经》中的一段经文为证,希望读者能更清晰地了解如来藏与空性之间本体为一的关系。<BR>「如来藏,乃佛之自性清净,无有迁变。若说有,则智者不应贪执;若言无,则成妄语,愚者说是断空,不了知如来藏密意。若说苦,则不知身具大乐自性,愚者认为身体皆无常,执为如瓷器般;智者对此分析而不说一切皆无常,何以故?自身具有佛性种子之故。愚者执着一切佛法皆为无我;智者认为无我仅是心假立而已,无有实体,如是了知于彼不生怀疑。若说如来藏为空性,则愚者闻后生断见或无见;智者了达如来藏无有迁变。若说如幻解脱,则愚者认为获得解脱是魔法;智者分析而知如人中狮子之唯一如来乃常有无迁变。若说以无明之缘而生诸行,则愚者闻后分辨为觉与不觉;智者了悟自性无二。若许无二即真实。若说以诸行之缘而生识,则愚者执行识为二法;智者了悟自性无二。若许无二即真实。若说诸法无我如来藏亦无我,则愚者执着为二法;智者了悟自性无二,即我与无我自性无二。诸佛出有坏皆赞叹无量无边之如来藏义,吾亦于诸具德经部中广说矣!」<BR>  想来如果萧平实先生不否认佛经的话,那他就应该明了如来藏非有非无、非常非断的特点了。有时候我很害怕与愚者辩论,因他唯一的武器便是无理谩骂、胡搅蛮缠。而与智者辩论则是一种享受,因大家都懂得辩论规则,而且唯真理是从。愚者往往以否定一切的「大无畏」态度冲锋陷阵,其结果除了伤及无辜以外,就只会在世人面前树立起一幅小丑与闹剧的形象。既不立宗也无教证,剩下的除了凡夫自己的分别念外,还有何物?只可怜了那些追随者,盲目地跟着他们的统帅东奔西撞,冲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要葬身何处。违背因果,与真理较量,结局只能是死路一条。萧先生以后也许还会继续扮演佛教「创新者」的角色,但我真诚希望那些追随者们都能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再不注意,恐怕就要粉身碎骨了。我的忠告不一定对先生有益,但还是恳请他的那些兵卒们能三思而后行。萨迦班智达说得好:「智者自己能观察,愚者总是随声行,如同老狗狂乱吠,群狗亦是随声奔。」请珍重自好。<BR>  至于萧平实先生对「一切法空」的误解,就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如果一切法空成为了断见,那么先生又该如何解释《大智度论》中的这几句话?——「摩诃衍空门者,一切诸法,性常自空,不以智慧方便观故空。如佛为须菩提说:『色、色自空,受、想、行、识、识自空;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缘、三十七品、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萨婆若,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自空。』」<BR>  而龙树菩萨在《中论》中则把相同的思想表达得更清楚,从中我们可以看一看龙树菩萨的密意是否真如先生解释的那样,是在阐释如来藏、阿赖耶的本体实有。《中论》二十一品云:「一切法空故,何有边无边,亦边亦无边,非有非无边,……诸法不可得,灭一切戏论,无人亦无处,佛亦无所说。」这不是在宣示一切法空,又是在宣示什么?<BR>  虽说从色到一切智智之佛果皆是空性,但此处说空却绝不会有堕入断灭见之过失。因所谓的断见就像《中论》中描述的那样,「先有而今无,是则为断灭。」而般若中观所讲的一切法空并非是将原先实有不空的法加以破除使成无有,而是通过正理抉择诸法本来的空性,使众生于此生起定解,并依而修持,以至最终证悟解脱。<BR>  中观诸论师深刻地指出,从世俗谛角度衡量,色、受、想、行、识及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有其显现与作用,而正在显现之时,当体即空;此空亦非什么也没有之断空,它的正确解释是,正空之时,以各种因缘之聚合,因果、器情等法无杂而显现。诸法空故可现,现故为空,现空双运,远离断常边。此如《心经》所云:「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所对治之烦恼、所知二障及能对治之人、法二空,虽在本体上皆为大空平等性,然从世俗之作用上看却是互违之法。菩萨了知此理,安住于空性之中修习善业,并依二空智对治二障,使二障渐趋薄弱,二空之智则愈加深厚,最后就彻证法界本性,无余断尽二障、获得佛果。<BR>  般若经典与龙树论,乃至寂天、月称等圣者在其相关著作中,表达的皆是与上述思想无二无别的论点。如月称菩萨在《入中论》中说:「如是一切法虽空,从空性中亦得生,二谛俱无自性故,彼等非断亦非常。」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中则论述道:「自性不成灭,有法性亦无。是故诸众生,毕竟不生灭。众生如梦幻,究时同芭蕉。涅盘不涅盘,其性悉无别。」若偏执己见,妄以为月称、寂天之中观应成派观点皆为断灭见,则与二者之旨趣无有丝毫差别之龙树论乃至般若经,是否也要被先生判定为断灭见呢?<BR>  在以上的论述中,我们引用了并不被萧先生认可的寂天菩萨、月称论师的一些教言,因两位大德皆是被印、藏、汉古往今来的佛教徒一致公认的真正的佛法祖师。某些人似乎对藏传佛教恨之入骨,故历来被藏传佛教界推崇的寂天、月称二位也连累遭殃,不断受其无端指责。其实,他们二人的价值绝不应以地域及汉传藏传之分而被界定。以其不共成就而在空中宣说《入菩萨行论》的寂天,以及凭自身功德而令画牛出乳以供养僧众的月称,都乃凭借讲、辩、着及自身修证而位列大成就者行列的修学佛法之佼佼者,他们对佛法的贡献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被人们意识到。 <BR>  即使我们不能对佛教做出一定的贡献,但至少也可以管好自己的身口意,这样对自己的解脱也能带来相应的利益。最可怕的即是:非但于佛法的弘扬无有丝毫推动之功,反而用自己恶劣的分别念引人堕入诽谤三宝的泥潭之中而不得超脱。<BR>  如果你欲修学的是佛法而不是邪说,那就必须擦亮眼睛、仔细辨别;即便一时不明所以、不辨东西,最好也不要轻下妄言、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生生世世的命运轻易交在一个你不知底细的人的手中。谎言可以一时一地蒙蔽一些人的心,真理则时时刻刻照亮我们前行的路程。佛教千百年来的历史早已证明了寂天菩萨、月称论师的价值;而剎那间的喧嚣尽管可以升腾起很大的飞沙走石的景观,但片刻的骚动过后,一切终将回归原有、本来的宁静。不过,曾经迷茫过的人们那时也许已找不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向了,所以我们才翻来覆去地劝请众人:请三思而后言、后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13: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萧平实的自我画像

节选自《破魔金刚箭雨论——反击萧平实对佛教正法的恶毒攻击》,多识仁波切著,天祝藏族自治县佛教协会印刷流通。 <BR><BR>现在先让我们大家来看一看,这个公然宣称藏传佛教是“万恶的邪教”、“魔教”,歇斯底里地叫嚣要“誓摧魔帜”,打着佛教旗号反佛教,打着显教旗号反密教,打着唯识旗号反唯识,公然对牵扯藏汉蒙等许多民族,拥有亿万信众的国际性宗教——藏传佛教进行恶毒的诬蔑攻击,自不量力、狂妄自大的时代小丑,究竟是什么货色呢?看他的“马戏团广告牌上的自我画像”便一目了然,他说:“余此世未曾学密,所知皆由年少时好乐修行之术,而研究修学静坐、拳法、气功、道术之知见,以及近年因阅读《土观宗派源流》一书之后,于定中及梦中渐渐引出往世在觉囊派中二世任法王时,为掩护所传如来藏法而随俗兼传时轮金刚之印象,故多少知其密意,乃据以注释之”。<BR>从他的这段简短的自我表白中可以看出:<BR>一、他没有受过佛教显密经论的正规教育,是一个十足的佛教法盲;<BR><BR>二、他是弄枪棒、练气功、学道术的,由此,可知他对佛教和藏密的知识未超出气功师、道士的水平。气功师十有八九是弄虚作假的,和学问不沾边,道士真有道行的也很少,大都是以邪术骗人糊口的,根本谈不上研究道藏学问。这个职业决定了萧平实的文化知识水平和思想素质。<BR><BR>三、用吹牛撒谎、装神弄鬼掩盖自己的无知和卑劣。说什么“阅读了《土观宗派源流》之后,在‘定中’或‘梦中’渐渐引出往世在觉囊派二世任法王时,‘传如来藏法’和‘时轮金刚’的印象,故多少知其密意”。既然藏传佛教是“邪教”、“魔教”,那么,出自藏传佛教的《土观宗派源流》也是邪说无疑了。看了邪说后引起的“定境”和“梦境”肯定是荒诞无稽的魔禅和鬼梦了。这样的“禅境”和“梦境”中所出现的“往世回忆”和所获得的“密法知识”还有可信的价值吗?<BR>其次,萧平实一方面把藏传佛教说成是骗人的东西,不可信。如果是那样,出自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也是骗人的,不可信的了。既然活佛转世之类不可信,萧平实“往世两次转生”为“觉囊派法王”一事也当然是不可信的了。既然转世不可信,却又公然宣称“自己前两世是藏传佛教觉囊派法王”,这不是自相矛盾的公然撒谎吗?如果说藏传佛教中有些说法可信,如活佛转世说,这在逻辑上等于承认了“藏传佛教不全是骗人的”这个判断。这个判断又和萧平实全面否定藏传佛教的全称判断相矛盾。这不是萧平实自造的逻辑悖论吗?世界上除了最愚蠢的人,不会自挖陷阱自己跳,把自己置于死地的逻辑陷阱是萧平实自己挖的。我们顺着他自己的思路再看一下,如果肯定“藏传佛教是不可信的”这个大前提,那么,藏传佛教活佛转世也是不可信的了;所以,所谓前世学法传法的“印象”,以及由此而得来的“知识”,也都是虚假不可信的了。凭这虚假的不可信的知识为依据,对藏传佛教所作的解释难道可信吗?<BR>我在这里还要说明的是:<BR>一、藏传佛教的活佛的转世身份,没有一个是自己确认的,包括最大的活佛——达赖和班禅,也要经过复杂的认定程序。<BR><BR>二、所有转世灵童都要接受经学知识理论教育,没有一个人是凭借所谓“先前知识”经验而弄虚作假的。<BR><BR>三、藏传佛教活佛除了个别学问和道德素质极低下的而外,没有一个会自己承认是‘转世活佛’的,就连五世达赖喇嘛都说:“我不是什么转世圣人,只是个智商也一般的普通孩子,转世制度把我推上了达赖的宝座。”各教派的成就士都说:宗喀巴是文殊的化身,但宗喀巴自己却从来不承认自已是什么“化身”,只说自己是“一介比丘”。谦虚是人类的美德。藏传佛教一贯反对吹牛撒谎。没有真才实学,头脑空虚的人才依靠吹牛撒谎,谋取温饱。<BR><BR>四、想利用藏传佛教抬高自己的身价。萧平实自称“前世两度生为觉囊派法王”,其徒秋吉吹捧说:“过去世平实常为教法领袖。”行骗的都有个“托”,秋吉这个“托”的角色很称职。怪不得那些“正觉同修会”的法盲们个个上钩,相信得五体投地。如果有脑子的人稍微想一想就不难想到:一个极力反对“邪教密法”的人,怎么可能前生是“邪教密法”中的法王呢?如果密法真如萧平实所说的那样“淫妄丑恶”、“垃圾”一堆,这不等于承认自己曾经也是那样“淫妄丑恶”、“垃圾宗教”里的一个蛆虫了吗?如果是那样,师徒二人当做“光辉身世”的宣扬,不就成了丑恶身世的暴露了吗?看来萧平实师徒压根儿就缺乏这样的逻辑思维,举起宝刀,砍的却是自己的头。很显然,萧平实宣称自己前世是‘藏传佛教法王’,其徒秋吉自称‘曾经学过藏传佛教’,并假造了一个与自己的身份非常不符的“秋吉蒋巴洛杰”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藏传佛教徒名称,无非是为了借藏传佛教抬高自己的身价。无论是虚构身份,还是真批密宗,都是为借藏传佛教出名。有名后利就会随之而来。但这个如意盘打错了。其结果,至多获得一个进犁舌狱的通行证和一副留在漫画家笔下的笑料面孔而己。<BR>佛教的学问证量是实实在在闻思修的结果,不是靠虚无飘渺的“梦境”和“神灵指点”之类的东西。所谓 “梦中”、“定中”“悟得佛法”,完全暴露了伪气功、邪教骗子的真实面貌。<BR>要想和藏传佛教辩论,就是要拿出实打实的功夫。所谓实打实的功夫,就是指实实在在研习显密经典基础理论的功夫,光靠一知半解、道听途说、未涉经海的井蛙之见,只有嗔恨心、嫉妒心、好胜心,没有深厚的佛教知识理论功底和逻辑思辩的锐利武器,想挑战我游戏法海,精通三藏五部,掌握因明慧剑的藏传佛教论狮,那只是过于幼稚的幻想。我们从萧平实的《狂密与真密》一书可以看出,用吃奶的功夫所使出的招数也只是“信口开河”四个字。可笑之处是,评头论足别人时,却完全暴露了自己孤陋寡闻的致命弱点;使出的杀人武器,却成了自杀性的武器,对别人毫毛未损,对自己伤得十分狼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13: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破魔金刚箭雨论——反击萧平实对佛教正法的恶毒攻击》,多识仁波切著,天祝藏族自治县佛教协会印刷流通。<BR><BR>该书已经由台湾圣地文化出版社出版,在台湾地区发行。据出版社反馈的消息,很多佛教徒看到此书后非常高兴,说早就该有这样的著作出来了,可谓大块人心!!<BR><BR>我想,真李逵出来之后,萧平实之流“李鬼”的日子,大概不好过了。 :coo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21:5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看见你们在骂人之外实在看不出你们做了什么实质性的反驳。<BR><BR><BR><BR>向密宗的上师及信徒请教!<BR><BR>转帖:<BR><BR>http://www.yxun.net/dvbbs/ShowPost.asp?id=13407<BR><BR><BR>一直以来,不断的有密宗的上师及信徒,来论坛为密宗的荒诞淫邪的修法辩护,密宗的上师及信徒自己深受其害而不自知,为了争夺佛教资源,欲以此荒诞淫邪的外道修法继续误导众生。<BR><BR><BR>密宗的部分上师及信徒来论坛,不遵守论坛公约,不就密宗的修法,提出具体的法义辨正,只是从事相上作人身攻击,完全是以破坏论坛弘扬释迦世尊的清净正法为目的。<BR><BR>因此,对于怀有这样目的的密宗的上师及信徒,请先回答以下问题,再在论坛中如法的提出其他问题进行探讨:<BR><BR><BR>1,显教都以“三界唯心,万法唯识”为了义佛法,佛教的经典都说:第八识阿赖耶识能藉缘生出一切法——我们的五蕴身心(前七识)及外界的山河大地草木皆是自识藉缘所生。第八识本体清净,而含有染污的种子。第八识阿赖耶识是是轮回的主体,它能持一切有情今生所作的善恶业的种子并至来世受报。<BR>  <BR>而密宗的黄教至尊宗喀巴于《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387~388页)认为:除了前六识外没有第八识阿赖耶识。否定佛说的最深妙的第八识的存在,这是为什么?<BR><BR><BR>显教以为:世、出世间的万法必须以第八识阿赖耶识为因,才有万法的生起、显现;第八识是一切染净法的根本。<BR><BR>而密宗的宗喀巴上师在《胜集密教王五次第教授善显炬论》(387~388页)中说:<BR>“然义说意识为一切染净法之根本”,为什么弥勒菩萨于《瑜伽师地论》卷51中明说:“云何建立阿赖耶识杂染还灭相?谓略说阿赖耶识是一切杂染根本。”<BR><BR>佛、弥勒菩萨与宗喀巴上师,孰是孰非?<BR><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2,为什么密宗各派之间的教义差别这么大?<BR><BR>宁玛、噶举、萨迦认为有如来藏,格鲁派却否认有如来藏,主张胜义、世俗皆是缘起性空,一切皆是“毕竟空”。而觉囊派认为如来藏胜义实有,这点和宁玛、噶举、萨迦派对于如来藏的认识上又存在不少差异。<BR><BR>其各派都言活佛转世,多自称或他称为佛菩萨再来,为什么所宣讲的法义有这么大的出入,不是佛佛道同吗?<BR><BR>这个本质问题上不应该出现为度不同的众生而言不同的法教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BR><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3,密宗标榜“即身成佛”,显教的经典<弥勒菩萨下生成佛经>很明确的说:弥勒菩萨是继释迦牟尼佛之后的的佛。既然密宗号称“即身成佛”,那么,如果不是大妄语,请问密宗“即身成佛”的有哪几位,请列举名字上来!<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4,在显教的中,“缘起性空”是小乘佛法中辟支佛的修法,缘起性空的修法只能断除一念无明,只能证得小乘的解脱果——辟支佛,而不能断除无始无明,不能成佛,这是显教中最基本的知识。<BR><BR>为什么密宗的黄教认为缘起性空是最究竟的佛法,是成佛之道?<BR><BR>显教的《法印经》所讲的“空性”是指第八识如来藏,及第八识所具有的体性,第八识如来藏虽然真实的存在,但它本身却又无形无色 ,虽然无形无色,却又能藉缘生起万法,能无所住而生其心,具有“真空妙有”的特性,故名“空性”。<BR><BR><BR>而密宗的上师为什么心外求法,离开第八识如来藏,或以一切法空的“顽空”为空性,或以缘起性空为空性,或以十八界法的“空相”为空性?<BR><BR><BR>禅宗五祖弘忍大师说:“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谓明心见性是学佛的起点。显教以开悟明心——证得自心藏识为大乘见道,以后尚需修学唯识的道种智,直至圆满一切种智,才能成佛。纵观密宗黄教的宗喀巴上师所著的《密宗道次第广论》中,不讲如何明心见性,不讲真如佛性,不讲如何修学道种智,所讲的完全是以双身法为核心内容的“佛法”,其实质是套上佛法名相的外道法,竟然说是高于显宗的“佛法”。佛佛道同,法无二味,如果有如是“即身成佛”的法门,为什么释迦牟尼佛住世时,不传给十大弟子?是佛的十大弟子根器不如密宗的弟子呢?还是佛的智慧不如密宗的上师?<BR><BR>西方极乐世界的佛子都是中性身,能往生到那里的佛子,花开见佛后,个个有五神通,且性障削除,具备了修习甚深佛法的素质,为什么极乐世界专门修学佛法的佛国,阿弥陀佛不教授“即身成佛”的男女双修法门,难道阿弥陀佛的智慧不如密宗的上师?极乐世界的佛子根器不如密宗的弟子?<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5,密宗上师所修的观想法门,认为观想自己之本尊身成就佛之三十二相时,自己便是已经成佛,自己就具备然佛之庄严圆满报身。 <BR><BR><BR>显教《观无量寿佛经》之观想法门,实以观想为方便以达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目的,不是以观想阿弥陀佛之影像作为标的;密宗之观想法门,则以所观想之影像作为标的,认为观想影像成功时,则彼影像即是实际。<BR><BR>观想所成的佛像,只是在意识心里形成的影像,并没有相应的客观存在的实体物出现,既然密宗的上师以为观想所成的佛像就是真实的“成就佛身”,那么密宗的上师观想黄金时,不论观想的多么清楚,为什么都没有黄金出现在面前呢?否则,西藏在建造喇嘛庙时,也不需要汉地运送那么多的黄金去了!<BR><BR><BR>密宗上师所谓的迁识法,谓密宗行者以为:以观想之法,运用宝瓶气,将明点射入空行母之子宫内,而由空行母将明点迁往净土,既是自己往生到净土了。<BR><BR>所谓由空行母迁往净土的明点,并不是人的根本识——第八识;其实只是密宗行者运用意识观想所成的内相分——影像。空行母也是密宗的行者观想所成的影像,亦如上文所说的观想佛身。既然明点、空行母只是密宗行者观想所成的影像,并非真正的有明点,有空行母随其观想而示现,所以,迁识法完全是妄想之法。<BR><BR><BR>密宗的上师,用诛法将人杀死后,谓自己可以用观想的方法,将被诛之人的根本识迁往极乐世界。此说完全违背佛经,如果观想能令众生的根本识迁往极乐世界的话,则佛也不要辛苦度众生了,佛以神通,化现无数个佛,再以神通将众生全部杀死,再观想众生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太简单了,这样的好办法,为什么佛想不到?难道密宗的上师比佛的智慧还高?<BR><BR><BR>显教中所修的净土法门,一般是说念佛求生西方的人,舍报后是由佛前来接引,手持金色莲花或金刚莲花台…等,令行者中阴身坐上其花,然后花合,由佛携往净土;在净土之莲花池中,住于莲花宫殿中闻熏佛法、消除性障,缘熟之后、花开见佛,复闻佛菩萨说法而证无生。<BR><BR><BR>就往生净土的修法,为什么密宗和显教有如此的不同?为什么密宗的修法违背显教的净土三经?<BR><BR>精进而修迁识法、观想本尊的法门,实无意义,名为浪费生命之可怜者。为什么如是浅易之理,密宗上师都不知道呢?<BR><BR><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6,密宗的宗喀巴上师于《密宗道次第广论》(399~400页)中说:<BR><BR>在密宗灌顶的密灌、慧灌中,上师与十二岁至二十岁之间的不同年龄阶段的九位明妃,一一性交至性高潮,而后一一射精于明妃下体中而收集之,再将上师与明妃混合后之淫液,注入弟子口中,并用此混合的淫液为弟子灌顶。为什么密宗的上师要用这些污秽的东西为弟子灌顶?有这样的佛法吗?<BR><BR><BR>这样的灌顶有什么用呢?能让弟子明心见性吗?能让人成佛吗?<BR><BR>为什么宗喀巴上师还要求弟子将自己的妻子、女儿、姐妹,供养给上师,供上师修双身法用?<BR><BR><BR>如果你是密宗的信徒,上师这样要求你,你会把自己的妻子、女儿、姐妹,供养给上师吗?<BR><BR>(密宗的修法自一开始的因灌顶、所修的明点、气脉,都是为最后的男女双修法服务的,如果你不会的话,那说明你对密宗的核心修法——双身修法,到底信心不足啊!)<BR><BR><BR>敬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明确回答!<BR><BR><BR>7,陈建民上师于《曲肱斋全集》之一(247页)中说:<BR><BR>“莲花生大士何以能示现即生成佛?且经藏王以手摸触其身、(手可以)通过全身,如通过虹身然。”若是真正之虹光身者,必无肉质之身;若无肉质之身者,则不能与欲界人间女人共行双身合修之淫乐法门。<BR><BR><BR>莲花生上师既是虹光成就——练成虹光身,为什么现见文献记载:莲花生至晚年时仍在受用女人而行双身淫乐之法?<BR><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8,显教一般以香、花、果、灯、水等清净物供养诸佛、菩萨。<BR><BR>密宗供养佛、菩萨的供品真可谓惊世吓俗,闻所未闻,莲花生上师于《亥母甚深引导》中所传的供养:<BR><BR>“…(供养时),如(如果是)僧人,当备红法衣(象征处女之血色)、黑纸上以金(泥)书五部空行母咒;具相十六岁空行女血(具备端庄美貌及海螺脉…等相之十六岁少女之经血)、及自明点(及僧人自己之精液)、五肉(象、驴、马,乃至人肉等)五甘露完全之阿米打(五肉五甘露皆具足混合之酒),五位五宝,独片天灵盖、为女而未坏者(女人之头骨顶盖,必须是完好未破损者)。此中,中画马亥,四方画四空行。复以此贮上诸物,并悬佛像,陈供养、箭、镜等。”<BR><BR><BR>西藏密宗的供养,须用处女月经污秽之血、蒜、人肉、酒亦须僧人自己之精液等,所供五肉五甘露亦是极秽物,如是不净之荟供,唯有鬼神、山精、罗剎、夜叉、魍魉…等不净之凶神,方喜此等极秽物及血肉而受食故。<BR><BR><BR>西藏密宗的“佛”“菩萨”难道都是鬼神、山精、罗剎、夜叉、魍魉…等凶神化现,专门喜欢此等极秽物及血肉?<BR><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9,密宗的上师给弟子、信众吃的甘露丸,都是用上师的大香(大便)、小香(小便)动物肉、乃至大肉(人肉)混合香料、酥油炼制成的,密宗的上师还借此收取不明真相的信众的“供养”。<BR><BR><BR>为什么密宗的甘露丸要用这些污秽的东西制作?为什么密宗的上师说吃了甘露丸就能不堕三恶道?如果甘露丸有这样的效果,为什么,释迦牟尼佛住世的时候,没有制作甘露丸给弟子吃呢?莫非释迦世尊功力的不如你密宗的上师?再者,吃了这些污秽的东西,真的能不堕三恶道吗?<BR><BR><BR>请密宗的上师及信徒回答!<BR><BR><BR>==============================================<BR><BR><BR>来论坛的密宗上师及信徒,欲为密宗辩护者;谓笔者所知密宗的“佛法”只是皮毛者,请先明确的回答以上列举的提问,再来论坛探讨密宗,否则请免开尊口,请继续熏习显教的正知正见为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21: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平实导师著作在大陆公开出版的声明致信<BR><BR>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法师、各位居士:<BR><BR>   台北佛教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的《真实如来藏》、《禅净圆融》、《禅--悟前与悟后》三本著作,最近经国家宗教事务局、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和四川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导师著作在大陆出版简体字本,能利益大陆更多众生接触、修学佛教正法;同时,也沉重打击了那些丧心病狂地搜集焚毁平实导师原版繁体字本著作的大陆个别错悟“大师”和部分外道无根诽谤 平实导师及导师所弘扬的 世尊如来藏了义正法的嚣张气焰。平实导师著作能在大陆公开出版发行,表明:佛教正法的威德不可思议;佛教正法在中国大陆传播流行,势在必行,这是任何邪恶势力都无法阻挡的发展趋势。<BR><BR>    国家宗教事务局主办的《中国宗教》杂志2005年第四期封底刊登平实导师著作《真实如来藏》、《禅净圆融》书影,作新书推荐。笫五期《中国宗教》第59页又刊登平实导师的文章《佛法在世间 不离世间觉》。平实导师的著作能够冲破各种障碍在大陆出版;导师的文章能够在国家重要的权威杂志上发表,充分体现了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对正法团体的关怀;是国家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最好体现。让我们这些有佛教信仰、正在修学佛教正法的佛弟子,感受到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对我们的亲切关怀和爱护。<BR>    <BR>    平实导师著作在大陆公开出版发行,使得大陆人民有了得闻与修学了义究竟甚深微妙佛法的殊胜因缘;能够让更多的人们真实了解佛教,理解佛法义理。同时,也能够有力地破除许多似是而非的邪见,减少人们对佛法的误解。导师的著作必将能正确地引导广大学佛者回归佛教法义真理,使学佛者能够明辨是非,提高识别正邪的能力。四众弟子的佛法知见水平提高了,那些打着“佛教”旗号招摇撞骗诳惑善良佛弟子,无耻吸取佛教资源的附佛外道、佛教大贼,其阴谋诡计必将被四众弟子识破而不再得逞。<BR><BR>    在当今教内教外,佛法法义被普遍误解及严重扭曲的危急关头,平实导师出世摧邪显正,所开示讲解的正真无讹的佛法义理,显得极为重要、极为难得;导师著作在大陆公开出版发行,更具有划时代的深远意义。平实导师在著作中所开示的佛法义理,是导师自己在佛法修行实践中的经验和实修证量的自然流露。平实导师般若慧深妙,当今之世难觅堪与比肩者。导师在开示讲解中,常常引经据典信手拈来,将佛法义理剖析分明;而且常常老婆至极地运用种种善巧方便来多方譬喻,深入浅出,把本来深奥难懂的无上甚深微妙法,用大众易于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并把成佛之道的内涵次第分明地列举出来,为学佛者真修实证佛法铺设了一条平坦光明大道。<BR>   <BR>    平实导师摧邪显正、救护众生、卫护佛教的大无畏精神,堪称当今佛教界弘法利生楷模,为悲智双运的人天师表。导师的著作,能为 世尊了义正法久存世间奠定坚实基础。<BR>    有鉴于此,身为出家之人及三宝弟子者,理当鼎力护持难值难遇真善知识所弘扬的世尊了义正法;令世尊了义正法垂之久远。<BR>    <BR>    平实导师的著作在大陆公开出版发行,让我们修学佛教正法的出家人和众多三宝弟子期盼已久的心愿变为现实。这归功于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法师、各位居士共同发心共同努力。惭愧僧不敏,亦尝参与其间,深知此一成果来之不易。今不揣浅陋冒昧献词,并代表修学正法的众多佛弟子,对为平实导师著作在大陆公开出版作出贡献的各位表示衷心的感谢!请各位继续发心护持正法。祝愿各位福慧增长、吉祥如意!<BR><BR>       惭愧僧暨三宝弟子众合十<BR><BR>        2005.05.29 <BR><BR><BR><BR><BR><BR><BR>详细请看如下网址<BR>http://www.foyun.com/bbs/showbbs ... d=493&totable=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9 22: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便是铁证如山:<BR><BR>宗喀巴大师集(第二卷) <BR>明上三灌顶后依及结行仪轨品第十<BR>http://www.ebud.cn/book/readari.asp?no=32996<BR><BR>格鲁派典籍在这里都看的到,各位看客自己评估吧,某些不可救之徒我也没兴趣挽救。<BR>http://www.ebud.cn/book/booklist.asp?no=27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8-19 21:31 , Processed in 0.507924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