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喜饶嘉措

多识仁波切回复《多识仁波切的谬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12-20 01: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ccnd

很好:<BR><BR>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我就不说什么了。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民众)和政府部门会给你一个非常好的回答!<BR><BR>我只是给你一个数据:<BR><BR>全世界宗教众多,教派林立,它影响到每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影响到信教群众一生的生活。经过千百年来的发展变化,当今世界主要有三大宗教,这就是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据1991年大英百科年鉴统计,1990年全世界252个国家(地区)的52.92亿人口中,信仰各种宗教的人口达到41.93亿多,约占世界总人口的80%以上。其中佛教有3亿多信徒,基督教17亿多(包括天主教徒10亿、新教4亿多、东正教2亿多),伊斯兰教9亿多,另外,还有印度教徒7亿多。<BR><BR>信仰藏传佛教的国内民族和人口(2000年):<BR>    藏族:青、藏、云、川、甘地区——541.6万人<BR>    蒙古族:内蒙,青海地区——581.3 万人<BR>    土族: 青海——24.1万人<BR>    羌族:四川(部分):——306万人<BR>    门巴:西藏(宁玛派较多)——0.89万人<BR>    纳西 :云南丽江(部分)——30.08万人<BR>    普米:云南(部分)——3.3万人<BR>    汉族:藏区(部分)——约50万人<BR>    共1600万左右。<BR><BR>关于第二个问题,本人有个疑问:<BR>很多藏族人甚至藏传佛教的信仰者的上师是十世班禅大师,而十世班禅大师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大常委会的副委员长。在蒙藏地区,很多高僧大德都在参政。而你的论题越来越大,涉及到了所有宗教。在中国,各宗教的领袖、上层,在国家的许多部门任职,中高干阶层非常多。这样说吧:在中国的各种受法律保护的宗教,没有一个不参政议政的。那么,你的意思就是——“灭了”?!这“不只是你一个人的意见”吗?<BR><BR>兄弟比较愚钝,请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01: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在下再提供一个信息:

( 五 ) 爱 国 宗 教 界 人 士 是 国 家 的 主 人 , 在 中 国 共 产 党 领 导 下 的 多 党 合 作 和 政 治 协 商 体 制 中 , 中 国 共 产 党 与 宗 教 界 人 士 结 成 统 一 战 线 和 爱 国 政 治 联 盟 , 宗 教 界 人 士 参 加 各 级 人 大 、 政 协 会 议 , 参 政 议 政 , 行 使 管 理 国 家 的 权 利 , 受 宪 法 和 法 律 的 保 护 。 宗 教 界 不 仅 是 团 结 教 育 的 对 象 , 也 是 参 政 议 政 的 一 支 重 要 力 量 。 这 是 我 国 宗 教 与 社 会 主 义 社 会 相 适 应 的 具 体 体 现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16: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Ccnd:我帮您把您在这个论坛的部分言论梳理一下,使您自己也知道一下您自己的水平:<BR><BR>google搜艘看,萧平实一个人写的了那么多么?hehe,不要脸的东西。只不过萧平实和其他一些人佛教中人写出东西才更具杀伤力,更让喇嘛们难堪而已。<BR>===============<BR>从网上搜了以后没有找到萧平实的书有多少,您就断定萧平实“一个人写的了那么多么?”这说明您并不了解萧平实。您到我们这个西藏人的论坛,目的很清楚,就是想在这儿诋毁和诽谤藏传佛教,侮辱广大的西藏人和藏传佛教信仰者,破坏现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各民族和谐相处的安定局面。本着这样一种心态,所以您关心的不是谁写的文章,而是在网上搜索,只要是反对“喇嘛教”和藏民族的文字您就转过来。这在您最初用ccna的网名上来后,就大量的转贴徐明旭的那些大肆妖魔化西藏民族的垃圾文字就可知道。从当时网友和您的辩论中看出,您并不了解徐明旭。同时您也并不了解藏民族和藏传佛教。这从您后来的言论中就可一目了然。正因为如此,所以您跟其他网友辩论时除了叫嚣,没有任何有说服力的内容。<BR>关于萧平实,我后来专门查了我收集的他的资料,可以给您一个数据:到2003年初,此人已经在台湾出了26本书。<BR>另外,“一个人写的了那么多么?”可见您的水平和对写书和出书这种事情的无知。这也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不严肃的胡编乱造,这样的书可以随便写,写个几十本还不是小事?另一种是世界上公认的,比如科幻小说大家儒勒•凡尔纳,一生的作品摞起来比他自己的身高还要高。比如巴金,也可称的上著作等身。这些就算是帮您长个见识吧。<BR><BR>萧平实说什么我没兴趣,更何况讨厌密宗的远不止他一人,我的兴趣是“男女”双修。请正面回答问题<BR>===============<BR>是的,萧平实说什么您没有兴趣,因为大家的辩论您也看不懂。但是在此之前您是见有您能看懂几句、只要是妖魔化西藏民族和藏传佛教的文字,不管是谁写的就会转贴过来。这是个事实。现在您又把话题转到了“男女”双修——您的兴趣。虽然您对此充满兴趣,但看来确实没有人能够满足您的这个兴趣了。<BR><BR>我又不是佛教徒,对你们的理论我没兴趣,我只对证据有兴趣,你要和他辩,我已经给您两个论坛地址了,尽管去便是。<BR>============<BR>是的,您不是佛教徒,所以您并不了解佛教和佛教信仰者。既然对理论没兴趣,就更加说明您对佛教一无所知。不管我们有没有信仰,作为人,我们都要互相尊重,这是做人的最起码的标准!既然您对佛教一无所知,您何以就要诘难佛教呢?正如我们西藏人曾经打过的那个比方:既然您没有吃过龙肉,您有什么资格对龙肉的色香味品头论足呢?!<BR><BR>对您的话也实在感到滑稽,意识都没有了,还要证什么涅槃干吗?<BR>=============<BR>这个话题要和懂得佛教哲学的人来探讨。以您的智力和水平,在这儿就不和您罗嗦了。<BR><BR>很好,我也希望和睦交流,不骂人,不过证据还是证据,事实还是事实。<BR>=============<BR>是的,谁都希望见到证据和事实。但在论坛里有这么多人追问,您却既拿不出证据,也讲不出事实。而是一味地胡搅蛮缠。而且,您贴上来的那些文字,也不知道是从网络的哪个角落里搜来的别人胡编乱造的垃圾。您觉得想当然的坐在家里从网上搜索一些文章,就能得到事实和真理吗?<BR><BR>多罗嗦给屁啊,你那个波仁切的书和FLG报纸一样是白送的,人家是政府官方刊物出版文章,高下早就分了。<BR>=============<BR>暂不说您的不文明。就说书的事情,这又是您的无知。我们佛教徒有一个习惯,就是由于需要,有些经书或者高僧大德的文章大家会集资印刷,互相转赠,既传播了知识,又积累了功德。所以,白送的并不一定就是没有价值的。<BR>另外,现在的出版社,您只要交钱买书号,就可以出版图书。但是,正式出版的图书其内容就一定是健康的、是准确的、是真理吗?“政府官方刊物出版文章”是个病句先不说,曾经轮子功的书不是也在出版社正式出版过吗?<BR><BR>看清楚人家文章再来捏造攻击,认识汉字的都该看的懂。<BR>不如你来指出一下我没看懂的地方,请教咯<BR>=============<BR>很多文章不是认识汉字就能看的懂的。从前面的分析中已经很清楚,很多文章您并不懂。佛学方面的辩论对您来说更是一团漆黑。这个论坛里的人大多数都看出来了,难道您自己还不明白?!<BR><BR>1. 帮助藏族同胞铲除喇嘛教这个魔障,消除国家隐患,防止喇嘛教利用现代文明中的一些腐化因素扩张势力。帮助西藏地区早日开化民智,实现现代化。<BR>2. 喇嘛教参政就该灭了“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意见”。任何宗教参政都该灭了,否则人类文明根本无法进步。<BR>============<BR>这么长时间以来,您终于说出了您近乎神话般的目的。先不说您对“文明”一词的无知,也不说您由于心里怀着这样幼稚的东西而对藏民族和藏传佛教的污蔑、诋毁、诽谤以及造成的诸多恶劣影响。关于这些,我相信会有人跟您理论的。就“帮助西藏地区早日开化民智,实现现代化。”这一点我说一句,只要是正常人,在看了我们的这一番理论和您那些不文明的语言以及癫痫式的叫嚣后就会知道:在我们中间,除了会使用电脑这一点相同之外,谁,更是个没有开智者?!<BR>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您说出了您的这些目的后,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在您这颗扭曲的内心中存有的,竟是一个新世纪开初地球上最大的“天方夜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20: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33楼的,请你阅读如下文章或许你会清醒点<BR><BR><BR>讲透“社会主义的宗教论”需要新思想  <BR> <BR> <BR>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 卓新平<BR><BR><BR>  马克思主义对宗教的理解,是把宗教及其起源和发展置于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之中去分析,根据宗教借以产生和存在的历史条件来说明。在当时的社会经济条件和历史发展背景下,马克思、恩格斯对“宗教”有过很多非常精辟的论述。其中,对我国党政部门和理论界、学术界影响较大的有两点:<BR>  一是恩格斯对宗教本质的理解。长期以来,我国许多人,尤其是党政部门的宗教研究者都将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所说的一段话视为马克思主义对“宗教”的定义:“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在这种反映中,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的力量的形式”。一般来讲,恩格斯的这一表述,在内容上以及在形式上都比较符合宗教的本质,因为它包含了理解宗教本质、确立宗教定义的一些主要因素,例如把信仰“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作为宗教的独特思想观念,把“幻想的反映”、“超人间的力量”作为宗教的典型表现形式,把“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作为“人间力量超人间化”、变为陌生可怕的“外部力量”这一宗教异化的社会原因,等等。恩格斯对宗教的表述,与当时西方学术界的认知氛围基本上是相吻合的,体现了“内涵小、外延大”的特色。不过,一些当代中国学者则认为,宗教并不单纯是个人对某种超人间、超自然力量的信仰崇拜,而且还是某种与社会结构密切相关的、表现为集体行为的社会力量。例如,吕大吉先生就指出:“恩格斯的这个论断在揭示宗教观念的本质上是很科学的,不足之处只在于它没有涉及宗教还是一个包含诸多因素的社会现象和社会体系,因而它不能作为关于宗教的完整定义。”为此,吕大吉基于恩格斯的上述表述而加以补充,提出了自己对宗教的如下定义:“宗教是把支配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幻想地反映为超人间、超自然的力量的一种社会意识,以及因此而对之表示信仰和崇拜的行为,是综合这种意识和行为并使之规范化的社会体系。”在这种表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其将宗教划分为两种因素、四个层次:即宗教的内在因素和外在因素,其内在因素包括宗教的思想观念和感情体验这两个层次,其外在因素则为宗教的行为活动和组织制度这两个层次。若进而分析,则可发现宗教的内在因素即宗教意识,其外在因素即宗教形体。其中宗教的思想观念是其结构体系的核心所在,处在最深层,它亦包括宗教的情感和体验;处于中层的为宗教的崇拜行为和信仰活动;处在最外层的则为宗教的组织与制度。吕大吉先生对“宗教”的定义比较符合大多数中国人的认知心态,其特点是内涵大、外延小,从而反映中国学者对宗教的界定不如西方学者那样宽泛。在中国的认知语境中,只有具有组织形态、群体共在的宗教建构才被视为严格意义上的“宗教”。<BR>  二是马克思对宗教社会作用的认知。我国许多宗教研究者将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的一段名言看作马克思对宗教社会作用的评价。马克思说:“国家、社会产生了宗教即颠倒了的世界观,因为它们本身就是颠倒了的世界”,“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的苦难的表现,又是对这种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正像它是没有精神的制度的精神一样。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段论述被许多人看作马克思主义对于宗教本质及其社会作用的基本观点和态度。但值得提醒和考虑的是,如果不看到这一论断是马克思针对19世纪欧洲资本主义社会中某种宗教情况具体而言,如果不认识到当时劳动人民被压迫、无产阶级政党肩负着“推翻一个旧世界”的重任,宗教在当时或是被统治阶级作为安慰或安抚老百姓的工具,或是被作为被压迫者反抗当时剥削制度的旗帜,如果不体现“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所包含的具体社会内容和阶级含义,而拘泥于其字面理解并将之用来与我们20世纪下半叶以来中国社会主义社会中现存宗教情况对号入座,那么就会在理论逻辑上和社会现实中使我们陷入不可避免且极为难堪的两难选择:即要么不承认宗教存在的社会经济和阶级根源已发生了根本改观,由此同情宗教以“消极”之态所表达的愿望,所追求的解救,同意它的“叹息”、“感情”、“表现”和“抗议”,而把我们自己的国家和社会作为“颠倒了的世界”、“现实的苦难”、“无情世界”和“没有精神的制度”来从根本上加以否定。因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推断,宗教自身没有“本质”,其“本质”乃“人的本质”,反映了人的“社会关系”的总和,而“反宗教的斗争间接地也就是反对以宗教为精神慰藉的那个世界的斗争”,对宗教的批判实质是对其得以产生的“苦难世界”的批判。在马克思主义论“宗教”的语境中,其对“社会”、“阶级”、“人的世界”的分析总是放在首位的,是最根本的。在此,马克思的“宗教批判”为虚、“社会批判”为实,是以对宗教的“同情”来揭示其改造社会之主题。这种逻辑关联无法回避、更不能推翻。在这一语境中,宗教与社会的关系不能被拆开或割断,人们不应该“否定宗教”却“肯定社会”,因为马克思的清楚立意乃“同情宗教”、否定产生这种宗教的“社会”。或者,我们要么强调我们国家社会制度已根本改变了这种人间惨景而达到了普遍的正义、公平,并用事实来明确证实由此所带来的宗教影响之普遍减少和宗教存在之日渐消失。在马克思这一表述的语义逻辑中,宗教存在及 影响的大小乃与社会的好坏成反比关系,即社会发展越好,宗教的存在和影响就越小;而社会状况越坏,宗教的存在及影响就越大。人们在此不可能抛开马克思的社会分析而仅谈宗教发展的认识根源或原因。然而,宗教在社会主义中国的存在和发展,完全是一个不争的客观现实,令人已无法回避。因此,运用马克思主义不能生搬硬套,而必须“与时俱进”。实际上,马克思对宗教这一社会政治层面的认识,就其思想本意和其行文语气来看,也不是要否定宗教,而是否定当时使宗教得以产生和存在的现实社会。我们分析宗教必须与其社会分析密切关联,这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核心思想和基本方法。社会变了,其宗教的意义、功能、作用、乃至本质亦会有重大或根本性改变。这是我们对宗教的社会分析所必须坚持的。而且,宗教的社会分析必须与其认识分析和文化分析有机结合,形成多层次、全方位的宗教观。<BR>  列宁开始了无产阶级掌握政权的尝试,并且取得了成功。其对“宗教”的理解,亦是与彻底批判和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的斗争相联系的。从这一意义上,列宁提出“宗教是人民的鸦片――马克思的这一句名言是马克思主义在宗教问题上的全部世界观的基石”。在英译中,马克思所论为“opium of the People”,列宁所论为“opium for the people”,所用的不同介词引起了其意义上的微妙变化。在此,列宁将“宗教”理解为旧社会的残余,认为“宗教对人类的压迫只不过是社会内部经济压迫的产物的反映”,而随着这种压迫制度的消失,宗教也会自然消亡。于是,列宁首次提到了“社会主义”和“宗教”的关系问题。对此,他规定了两个基本原则:其一,“就国家而言,我们要求宗教是私人的事情,……国家不应当同宗教发生关系,宗教团体不应当同国家政权发生联系。任何人都有充分自由信仰任何宗教,或者不承认任何宗教”;其二,“对于社会主义无产阶级的政党,宗教并不是私人的事情。我们的党是觉悟的先进战士争取工人阶级解放的联盟。这样的联盟不能够而且也不应当对信仰宗教这种不觉悟、无知和蒙昧的表现置之不理。……从我们来说,思想斗争不是私人的事情,而是全党的、全体无产阶级的事情。” 列宁看到了社会主义与宗教之关系的重要性,提出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如何对待宗教的问题。但由于列宁去世较早,这一问题在原苏联和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并没有很好解决,基本上是以一种“敌对的”或“敌意的”态度来看待和处理宗教,从而在其长期的宗教政策中实际上将宗教推到了其对立面,导致宗教力量成为其潜在的对抗力量。原苏东国家从未认真思考这一关系问题,而且其失误亦带来了惨痛的教训。对此,值得认真反思和研究。总体来看,列宁对待宗教在价值层面上持否定态度,在社会层面上则高度重视。<BR>  我国的宗教理解和宗教政策在改革开放之前基本上按照列宁的这种思路而发展,在不承认宗教存在的长期性上,亦受到其一定程度的影响。其具体政策有两大侧重:一方面,在社会、政治层面与宗教界开展了统一战线、协商合作;另一方面,在思想、理论层面对宗教意识和思潮展开批判,不允许共产党员信教,等等。但需要注意到的是,在中国社会主义实践中,中国的宗教理论和政策虽然受到列宁相关思想的影响,但有些实践则因中国国情和传统而已远远超出其理论之界。比如说在政教关系上,就能看到中国历史上政教关系的特色及其文化传统的延续。 改革开放以来,马克思主义宗教观获得了重要理论突破,人们对“宗教”的理解亦越来越深入、真实和正确。当代中国面对的关键问题,仍然是如何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社会的宗教问题。而在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上的重大突破,则是将宗教存在的长期性放到认识宗教问题“最根本”的位置上来。江泽民指出:“宗教的存在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将会长期存在并发生作用”。“宗教走向最终消亡可能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因此,分析和把握世界宗教“最根本的是宗教存在的长期性”。江泽民的这种分析极为深刻,对我们理解宗教亦意味深长、令人深思。<BR>  为了更好回答列宁提出的“社会主义与宗教”这一理论和现实难题,中国当代马克思主义者开始深刻分析、研究宗教存在的长期性、宗教问题的群众性和特殊复杂性,并对之提出了“新思想、新论断、新概括”。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曾在《对社会主义社会宗教问题的再思考》一文中认为,“江泽民同志2001年12月10日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集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正确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之大成,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宗教问题篇’或‘社会主义的宗教论’”。这种“社会主义的宗教论”的提出,说明中国共产党正在认真思考和回答“坚持唯物主义和无神论的执政党,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如何对待宗教”的问题。其基本理论架构是把握住宗教的三个特点来提出相应举措:“‘根本是长期性’,所以要‘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关键是群众性’,所以要‘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特殊的复杂性’,所以要‘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这种构思对正确认识宗教存在有着重大指导意义,亦会启发人们在透彻认识宗教本质、正确理解宗教上达到新的升华和突破。“社会主义与宗教”是一个老命题,但要讲准、讲透“社会主义的宗教论”则需要许多新思想。<BR><BR>    (转载《中国宗教》2003年第5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21: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爱国的宗教,试图利用宗教达到政治图谋的人士显然不在34楼所指之列。<BR><BR>知道什么是爱国吗?国家虽然允许宗教界人士参与政治协商是有前提的,首先必须是“好的”“爱国”的宗教,明白吗?<BR><BR>另外,在这一点上我当然是“不赞成”国家目前的政策,“出家人”参与政治简直就是笑话。如果宗教界人士很积极的“参与”政治,结果一定是被灭了,信不信由你。heh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21: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国,要看爱的是什么国。当然应该爱自己的国家。想当年印度被侵略,成为大英帝国的殖民地时,印度佛教徒当然是“爱国”的,即爱自己的祖国:印度,而不是去爱英国。<BR><BR>侵略者最终被打败(并不一定被灭了,那样的事情恐怕只有某些没有人道的国家才干得出来),信不信由你。heh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21: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引这篇文章想说明什么呢?<BR>你标注的那些黑体字是在说党内的事,而不是在说我们这些信教群众。搞清楚。<BR>另外,你没有看见你引的文章中的话吗?请看倒数第二段结尾:<BR><BR>江泽民指出:“宗教的存在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将会长期存在并发生作用”。“宗教走向最终消亡可能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BR><BR>另外,老兄,希望谈你自己的观点,不要老是转别人的文章,转来转去你累不累啊。不小心还砸了自己的脚。<BR>——比如你说要“帮助藏族同胞铲除喇嘛教这个魔障,消除国家隐患。”可是江主席说了:“宗教走向最终消亡可能比阶级、国家的消亡还要久远”。这不砸了你自己嘛。呵呵呵<BR><BR>有本事谈些新鲜的,你自己原创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0 21:2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引用黑体字是告诉你宗教不可以参政“并非我一个人的意见”。而且你显然不识字,或者故意漏了第一点。<BR><BR>江泽民从来没说过搞男女双修的宗教可以不灭亡,你理解不了是你自己的事情。<BR><BR>中央对于政教分离的某些原则,有明确规定,比如行政,司法,教育等。你可以自己去查资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1 22: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精神邪恶症“严重吗?

谁得了“精神邪恶症”?请自觉举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12-22 02: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ccnb——ccnd:

我奉劝楼上的女人,回帖前先看清楚所有帖子再来放屁,喇嘛教存在男女双修是有充分证据的事实。顺便问一句,你大概不是处了吧,做了几次明妃啊,当了几次神仙啊?哈哈,想想就好笑。<BR>———————————————<BR>老兄:有几个问题我们探讨一下。<BR>依你理解的“喇嘛教存在男女双修是有充分证据的事实。”从你理解的这个层面来说,没有任何使你满意的答案了!此其一。<BR><BR>你问的问题我告诉你:我不是处了。一个孩子的母亲了。这跟你的辩论的问题有关系吗?!<BR><BR>你以为明妃是个贬义词吗?这实际上指的是我们藏族一些在家大德的妻子的称呼而已。没有你嗤笑的那些贬义。你不懂,只能说明你的无知而已。<BR><BR>“哈哈,想想就好笑。”真的。是了解情况的人觉得可笑的笑,而不是你干巴巴的笑。<BR><BR>好了,言归正传。就你这句:“帮助西藏地区早日开化民智,实现现代化。”我也谈一点我的看法:<BR><BR>可以这样说:我们西藏人因为有信仰,活得非常充实、自在,慈悲、和善,同时因为有信仰,我们的心胸开阔,对物质的欲求小,知足——所谓知足常乐!另外,我们西藏人活得比较的文明、高贵和优雅。难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们西藏的哥哥们和你虽然在争论,但说得有理有据,而且非常的温和,还优雅的称呼“您”。看了我也感到感动,想起了英国和法国的那些贵族。<BR><BR>而你,却恰恰相反。满嘴的脏话。胡搅蛮缠,对别人不尊重。回头看看你自己帖子,除了叫嚣,就是骂人。你谈什么“开化民智”?讲不出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不说,连句人模人样的话都说不出来。谈什么“文明”?!有时间多读书多思考,先用知识把自己“武装”一下。现在你自己汉语都用不好,文字水平极差,连我们西藏人掌握的汉语水平都没有,还想“开化”西藏人的“民智”?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藏网首页|关于我们|团队组成|大事记|网站地图|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小黑屋|Archiver|

tibetcul.com © Copyright 2004-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陇ICP备05000171号

战略合作伙伴:雪域数码图书馆(The Tibetan & Himalayan Library)|法律顾问:珠穆朗玛律师事务所

严禁在本站发表与国家法律相抵触言论和散播谣言

Powered by Discuz! X3.2GMT+8, 2017-12-13 21:12 , Processed in 0.500049 second(s), 1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